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热门关键词: 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小说

当前位置:太阳2app下载 > 小说 > 武林十字军

武林十字军

来源:http://www.db-pg.com 作者:太阳2app下载 时间:2019-09-19 00:57

笑面神及无影神龙双双神色一怔!此刻千里独行笑面神再也笑不出来,沉声道:「姑娘有什么好笑的?」 绛衣少女笑声一了,道:「我想不到世上有这等-事,以死相拚,竟是为了一颗人头,而我自己更-,竟为你们作证……」 说罢,又是一阵娇笑。 千里独行笑面神敞笑一声道:「你这话可就差了,要知道老夫等在此以死相拚,自然是因为这颗人头极为重要,我老头子年逾一甲子,什么奇珍奇物没有见过,如这颗人头不重要,怎会跟踪这邵老顽固三千里,到此以命相赌。」 绛衣少女神色闪过一丝惊奇,道:「唔!这么说来,这人头的确大有文章,却不知是何人首级?」 干里独行笑面神哈哈一笑,道:「说来这人头在武林中大有来历……」 话末说完,无影神龙蓦地剑光一闪,向笑面神横扫而去,口中怒喝道:「郑因,你想找死!还不与老夫住口!」 笑面神身形一飘,双手一摊道:「邵禹铭,就是说出底细,别人也不知道到什么地方交换那颗『乾天纯阳丸』,你急个啥!」 无影神龙接口厉声道:「老夫不准你说,你就得闭上鸟嘴!」 绛衣少女秀目一转,诧然道:「什么『乾天纯阳丸』?」 无影神龙冷冷道:「你问的话太已多余,还不静站一旁,待老夫与郑老匹夫分出胜负。」 绛衣少女娇笑一声道:「邵大侠这话就不对了,在下既做证人,自有知道事情真相的权利。」 无影神龙冷叱一声道:「闭口,你还记得老夫之言否?」 绛衣少女微微一笑道:「邵大侠能否再提醒一句?」 无影神龙厉声厉色道:「如你心怀贰心,莫怪老夫剑不留情!」 绛衣少女哈哈一笑,丝毫不惧,道:「邵大侠如此严守秘密,想必那什么『乾天纯阳丸』对二位一定是极关重要了?」 笑画神唯恐天下下乱,接口道:「这还用说,须知『乾天纯阳丸』为一不世奇人经一甲子工夫自制的绝世奇丸,凡习阳刚功夫的武林人物服之,立刻功力倍增,可达三花聚顶,五气聚顶地步,而且是修练纯阳功力的无上至宝,普天之下,只有一颗,怎不珍贵?」 无影神龙听笑面神说出底细,倒再没有叱喝,因为他正怀疑绛衣少女的来历,严防绛衣少女另怀异谋。 隐在暗中的宗岳,一闻言,心中虽已微微领悟,但却不知这「乾天纯阳丸」与人头又有什么关系。 只见绛衣少女哦了一声道:「原来如此,但这等灵药与包裹中的人头又有什么关系呢?」 目光一闪,语声倏然一沉道:「在下是女身,『乾天纯阳丸』自足无用,只是为了好奇心而已,但如二位不说,在下也有办法知道。」 无影神龙冷哼一声道:「什么办法?」 绛衣少女神色一冷,道:「如二位不说,我就立刻将手中人头击为肉泥。」 她本来娇美的睑色,此刻如降重霜,变得冷酷无比,左手一按包裹,右手一合,作势欲击。 这一着,不但大出无影神龙意料之外,也使千里独行笑面神睑无笑意,为之愣住。 这二位昔年叱咤江湖的高手,怎会料到这年轻的绛衣少女如此大胆。 无影神龙陡然欺身二步,阴森森喝道:「为了这个人头,老夫费了无数心血,冒了极大危险,你真敢毁去,只怕你自己性命也要毁在这里了!」 绛衣少女冷笑道:「那倒不见得,邵大侠飞云三六式虽妙绝人寰,恐怕也对我无可奈何!」 无影神龙脸色一变,剑光一闪,正想出手,但眼看到绛衣少女双手捧着包裹,却又犹豫不前。 要知他虽因十绝魔君出世,自知不敌,隐退江湖,但心怀大志,亟欲一争雄长,而「乾天纯阳丸」对他功力精进关系至大,故不得不投鼠忌器,进退两难。 一旁的笑面神此刻目光乱转,倏然嘻嘻一笑,道:「这件事说出来,其实也并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但不知姑娘要知道什么?」 绛衣少女冷冷道:「包裹中是谁的人头?」 笑面神哈哈一笑道:「说起这人,大有来历,姑娘可知道天南一怪?」 绛衣少女神色一变道:「天南一怪,黑道枭雄,其功力之高,连当时的南海掌门都对之无可奈何,想不到邵大侠竟能制其死命,实在令人惊奇。」 这番话,使宗岳暗暗觉得这绛衣少女江湖阅历丰富,心中对她的出身来历,更大大地好奇起来。 无影神龙冷冷道:「天南一怪功力虽高,但仍丧命老夫剑下,姑娘自比如何?」 绛衣少女咯咯一笑,道:「邵大侠如要知道我功力如何,待我问完话之後,自会奉告。」 说着,秀眸注视笑面神又道:「依你这么说,『乾天纯阳丸』难道在天南一怪手中?」 笑面神摇摇头道:「『乾天纯阳丸』倒非在天南一怪手中,而是那保有『乾天纯阳丸』的人要天南一怪的首级,宣称谁能取得天南一怪的首级,就以仅有的一颗奇药作为酬报。」 绛衣少女道:「这事我怎未曾听说过?」 笑面神郑因哈哈一笑道:「不要说姑娘不知道,就以我老头子来说,要不是暗中听见这位无影神龙在路上欣喜若狂,自言自语,跟踪查探之下,也不会知道。」 绛衣少女哦了一声道:「那末要天南一怪人头的人究竟是谁?」 笑面神皱眉沉思道:「这个问题,我老头子倒不便回答,你还是请邵兄答覆吧!」 他显然是保留最後一个关键,以防少女也起异心。 只见无影神龙冷森森道:「假如老夫不回答这个问题,你丫头预备怎样?」 绛衣少女咯咯一笑,道:「那我不预备把这只包裹还给你……」 无影神龙长剑一摆,须发倒竖,厉声道:「你自以为能离得开这座荒庙?」 绛衣少女傲然一笑道:「当然。」 这种有恃无恐的神态,顿使笑面神及无影神龙愕在当场,进退失据。 笑面神此刻似乎忘了暗中的宗岳,眉头一皱道:「姑娘这么说,谅必是师出名门,身怀绝学,能不能说出名号,也让我老头子敬仰一番。」 绛衣少女微微一笑道:「要我报出名号不难,你先说出究竟谁要天南一怪人头?」 笑面神目光一瞥无影神龙,眼珠一转,缓缓道:「十全老人!」 此言一出,暗处的宗岳心头一震,不由想起斑衣神童顾大可来,也想起了恩帅生前在自己临下山时的吩咐…… 倏见绛衣少女咯咯一声狂笑道:「原来是这个老混蛋,姑娘我现在才明白真象。」 语声到此一顿,脸寒如水,冷冷道:「邵禹铭,你知道天南一怪是何人手下?」 这突然的问题,问得无影神龙神色一愕,反问道:「何人手下?」 笑面神虽然心机灵巧,却也摸不透绛衣少女这话用意何在,此刻嘻嘻一笑,道:「天南一怪,雄峙一方,我老头子从未闻他臣服过谁人,姑娘此言,使人颇感意外,嘿嘿!实足奇闻。」 绛衣少女嗤然讥笑道:「一点不奇,只怪你们少见寡闻,告诉你们,天南-怪就是本姑娘手下。」 这话一出,无影神龙仰天一声狂笑,笑面神摸摸秃头,也笑得前俯後仰,暗中的宗岳则益发莫名其抄。 绛衣少女秀眸一瞪,娇喝道:「这有什么好笑?」 笑面神笑声一顿,不屑地一哼道:「我笑姑娘大言不惭!」 这次轮到绛衣少女狂笑了,笑声一落,秀眸一转,冷冷道:「邵禹铭,你设计刺杀天南一怪後,本姑娘早巳跟踪你多时了,只是真象未明,迄未下手为他报仇,你知道我是谁么?」 无影神龙微微一怔,道:「老夫正要听听你是何人门下,竟敢如此目中无人。」 绛衣少女一字一字道:「本姑娘乃十绝谷二公主胡月姣,就凭五阴玄功及这十绝谷附近,你认为本姑娘能不能目中无人?」 此言一出,暗中的宗岳心头大震。 他自思推测得果然不错,这绛衣少女竟是十绝魔君的二公主胡月姣。至此,他倏然想起笑面神起刚才暗中嘱咐的话,决心乘机夺下那只包裹。 这时,他想十全老人要天南一怪首级,必有别意,自己正苦于找寻他人家不看,而斑衣神童顾大可又不知去了何处,如由无影神龙这条线索访寻,岂个立即可就。 转念至此,心中已跃跃欲动,他虽与无影神龙及笑画神素不相识,但同仇敌忾,觉得应该帮他们的忙。 但刹那之间,他又被另-种顾虑困惑着。 他自思当初五阳神功只具三成火候,自服下玄阴草後,已功力尽失,虽习得五阴玄功一、三、五篇,却不过恢复不到一成的功力,凭自身目前功力,挺身而出能得手吗? 这瞬眼间,他正自暗下一叹,陷於矛盾之中,但见无影神龙及笑面神神色大变,蹬蹬倒退二步,又惊又怒。 蓦地……无影神龙唰地一声,掠落庙门口,仗剑怒声喝道:“原来你竟是十绝谷中人物,怪不得有这份胆量,今天老夫就见识见识你的五阴玄功。」 胡月姣咯咯一笑,道:「你挡在门口,便以为本姑娘出不去麽?告诉你,本姑娘除知道你欲得『乾元纯阳丸』的目的外,更知道你正在秘密连络江湖同道,企图对抗十绝谷,可是十绝谷耳目遍天下,你的蠢动,岂能瞒过本谷眼线。」 接着秀目倒竖,尖声道:「可怜二位成名江湖多年,竟受那十全老不死的利用,如现在及时悔悟,尚来得及,本姑娘决定以往不究,转请神君他老人家,授二位以高位,如何?」 无影神龙厉叱道:「老夫生平从未服过哪个,今天要我臣服十绝谷,却是休想!丫头,你先吃我一剑!」 语落人起,长剑一领,幻影七点,就向胡月姣削去。 他蓄怒而发,这一招正是飞云三六式中的精华,「怒潮飞云」,只见漫天银光,如风卷到。 胡月姣身形一闪,纤掌如风反拍而出,口中娇喝道:「慢来!」 这一拍看似平淡,但掌出阴风随起,正是五阴掌。 无影神龙感到剑身一震,一股其寒无比的阴风袭至,神色不禁一惊。 他虽是江湖上一流高手,但是却知道五阴玄功厉害,慌忙闪身三尺,喝道:「你还有什么话说?」 胡月姣秀眸一转,冷冷一笑,倏对千里独行笑面神郑因道:「邵禹铭已与十绝谷为敌,不知你郑大侠站在那一方面?」 笑面神倏然走前几步,嘻嘻一笑,道:「我老头子亟愿与姑娘合作!」 胡月姣轻笑一声道:「如何合作法?」 笑面神又走上一步,道:「小老儿只要姑娘将手中包裹相让,绝对站在姑娘一边。」 宗岳-听这话,心中大感不齿,无影神龙更睑色一变。 要知道,一个胡月姣已是劲敌,如笑面神落井下石,其情况岂堪设想。 他这时怒火坟胸,一声厉叱:「我先斩了你这老匹夫也好。」 叱声中,剑势回旋,斜向笑面神扑去。 这本在千里独行笑面神意料之中,只见他身形一拧,倏然如烟一般,飘退至胡月姣身边,左手斜拍,右手如电,向胡月姣左手包裹抓去。 这一招可说其快无比,胡月姣感到不对,急忙闪身,手中已空,只见笑面神呵呵一笑,道:「人头到手,我郑因谁也不帮,你们去打吧!」 说话声中,人已如烟一般向庙外扑去。 他号称千里独行,轻功绝佳,但无影神龙也正是以轻功一道成名武林,见状双目皆赤,一声暴叱,长剑一扫,横截而出。 笑面神行动虽快,人刚到门口,面前剑光耀眼,金风袭体,还是慢了一步。 他此刻手提包裹,无法反击,迫不得巳幌身而退,与无影神龙、胡月姣取成鼎足之势,静静屹立,目光连转,显然在暗筹脱身之计。 胡月姣此刻冷笑一声道:「想不到尊驾出尔反尔,本姑娘今天要你们-个个死在荒庙。」 话声中,右手-抬,-粒流星,倏然脱袖而出,庙外黑沉沉的空中,立刻爆起一蓬烟花。 宗岳心中一惊,知道这是十绝谷中的连络讯号,暗暗大呼不妙。 岂知这时,笑面神倏对宗岳隐身之处,大喝道:「朋友,你看了这么许多时候,也可以出来了吧!」 胡月姣及无影神龙神色同时一惊,但无影神龙旋又冷笑道:「郑老贼,你别再在老夫面前弄鬼……」 语声未落,只见山神像後,果然走出一个人来,下由一顿语声,怔怔注视。 宗岳被笑面神-喝破,暗想不出去已不是办法,故而挺身而出。 胡月姣一见庙中居然另外有人隐身,秀眸一闪,见宗岳竟是这等俊秀人物,立刻娇笑一声,道:「小兄弟,你是谁,怎么也跑到这荒庙来?」 宗岳冷冷一哼,对胡月姣之娇笑媚态,视如不见,冷冷道:「你们能来,我就不能来么?」 笑面神向宗岳一瞥,却未出言,目光尽向庙门外乱转,俟机脱身。 无影神龙怔了一怔道:「小娃儿,你是谁?」 宗岳平静地道:「终南第十九代掌门人宗岳,邵大侠盛名如雷,小可久仰了。」 无影神龙神色又是一怔,他想不到这少年身份这么高,正在此际,笑面神见机不可失,蓦地身形如电而起,左掌一翻,向无影神龙猛劈而出,人已向庙外冲去。 这一掌正是笑面神发足九成的金刚掌力,力可开山裂石,奇袭而出,声势威猛无俦。 无影神龙失神之际,发觉不对,掌风已自袭身,他心中虽急,却不敢在匆忙之间,出招硬拚,只得身形一闪,让过一击。 嘭地一声,掌力击在庙门上,顿时哗啦啦一声,尘飞门歪,烟尘之中,千里独行郑因巳带着一阵笑声,-闪而出。 谁知笑声刚起,戛然又止,只见千里独行笑面神一声惊呼,人复退回庙中。 这-奇突变化,使庙中诸人神色-惊,移目望去,只见尘烟迷漫的庙门口,缓缓走进一人。 此人长衫薄履,白须拂胸,容貌奇古,竟然也是一位老者。 胡门姣本以为十绝谷来了救兵,此刻-见老者现身,不禁一怔,娇声道:「喂!你是谁?」 老者目光如电,四下一闪,冷冷道:「老朽外号十全,姑娘知道否?」 一听是十全老人,胡月姣惊得娇容发白。 宗岳及无影神龙、笑面神等不由大喜过望。 尤其宗岳,踏破铁鞋,衔命寻找十全老人,始终无着,此刻对面相见,心中怎不激动!

倏见胡月姣不屑地一笑,道:「原来是十全老人,失敬失敬,听家师说,老丈昔日於十绝谷败於家师之手後,曾誓言不出江湖,如今怎地倏然驾临?」 十全老人微微一笑,尚未出言,宗岳已忍不住心中怒火,大喝道:「无耻!无耻已极!」 胡月姣脸色一变,娇叱道:「你骂谁?」 宗岳嗤了一声,冷冷道:「我骂你。」 胡月姣喝道:「十绝神君正到处查你下落,你尚敢出言不逊,看你活得不耐烦了!」 宗岳哈哈大笑道:「你那义父十绝魔君更是无耻,想当年他取胜十全前辈,如凭真正功力,还有可说,但他凭的却是卑劣伎俩,在石翁仲上搞鬼,这还有什么威风可言。」 胡月姣一怔,倏又冷笑道:「当年之事,你我尚在襁褓之中,难道你亲目所见!」 宗岳冷笑道:「我虽没有亲眼见到,但家师却是亲目所睹,不信你可以去问你那老贼师父!」 胡月姣蓦地怒叱道:「小子胡言,先吃我一掌!」 叱声中,掌式一圈倏吐,五阴玄功已骤发而出,向宗岳全身罩去。 在这刹那,十全老人一声沉喝:「住手!」 身形一闪,已站在胡月姣与宗岳当中。 胡月姣挟怒出击,一看十全老人以身相挡,心中暗想,先杀了你这老不死的也是一样! 心中想着,掌力已然顺势而下。 嘭地一声,一掌正击在十全老人前陶,可是奇事立即出现,只见胡月姣一声惨呼,蹬蹬倒退,捧着手,睑色苍白,叫痛不迭。 十全老人冷冷一笑,道:「不是老夫已有不出手的誓言,你今天休想活命,还不快滚!」 胡月姣一掌五阴玄功,受到反震,已受伤不轻,知道自己功力与对方一比大差,闻言如蒙大赦,一声不响,身形一掠,冲出庙外,瞬息消失於黑夜之中。 无影神龙及千里独行笑面神见状神色一凛!暗呼:好功力! 只见十全老人,目光一转道:「二位所争经过,老夫早已明白,邵大侠冒险奏功,老朽万分钦佩,唯郑大侠巧取豪夺,就不是老朽所敢苟同的了。」 笑面神郑因脸色一红,尚未开口,十全老人又道:「十绝魔君横行江湖,武林多事之秋,二位功力不俗,老朽要奉劝一句,切勿再自相残杀了。」 这番话说得诚恳已极,笑面神脸色倏青倏白,蓦地,他把手中包裹一丢,抱拳道:「老丈一席言,我郑因敢不听从,『乾天纯阳丸』我老头子自知无缘,不要也罢,现在请恕先走一步。」 他被十全老人之言所感动,话声一落,人已如烟掠起,消失庙门之外。 十全老人不禁赞道:「闻过知改,善恶分明,郑兄前途无量。」 他说着,已缓步走近包裹,俯身将之拾起,解开一看,点点头,复又把包裹扎好。 无影神龙已着急道:「老丈谅必已看清包中人头了。」 十全老人微微颔首道:「不错,正是天南一怪人头。」 无影神龙道:「老朽已履所诺,现请老丈将『乾天纯阳丸』赐下,以应互约之言。」 十全老人微笑道:「我陆岩疆向来言出必践,何况邵大侠已为老朽除了一害。」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只锦盒,伸手递了过去,接着道:「盒中即是『乾天纯阳丸』,是老朽师门历一甲子所练之奇药,现在送给邵兄,聊慰苦劳。」 无影神龙邵禹铭神色大喜,慌忙还剑入鞘,双手接过锦盒,打开一瞥,见-颗龙眼大的火红药丸,红光流转,奇香扑鼻,令人神清气爽。 他阖上盒盖,谨慎放好,一揖道:「蒙老丈赐此奇宝,邵某先行谢过,请容先走一步。」 十全老人神色一整,缓缓道:「邵大陕慢走,老朽还有话说。」 无影神龙停步道:「老丈还有什么吩咐?」 十全老人道:「乾天纯阳丸,集灵药千种,聚化三阳主火,性烈无比,邵大侠可知服法?」 无影神龙一怔,道:「老朽倒未想到这点,老丈请指教一二。」 十全老人淡淡一笑,道:「常人如不知服法,服下这粒药丸,立刻七孔喷血,血脉暴裂而亡,邵大侠不明内情,如因此而亡,岂不是老朽的罪过么!」 无影神龙闻言一震,取出药丸,怔怔而视,一时茫然。 他想不到服食「乾天纯阳丸」还有一番讲究。 此刻,他呆了一呆,忙道:「如此说来,怎样才能服用?」 十全老人微微一叹道:「当年师门制此练丹,原是预备给老朽增加功力,其所以留到现在,是因始终找不到另一种药草!」 无影神龙道:「什么药草?」 十全老人道:「那药草禀天地至阴寒之气,长於王屋山之脊,名叫玄阴草,同时服之,才能调和纯阳丹之烈性,功力倍增,达到三花聚顶,五气朝元地步,可惜老朽云游三年,迄未找到那棵奇草,唉!如今赠於邵兄,还望好自为之。」 无影神龙哈哈一笑,道:「灵药奇宝,全凭机缘,只要有地点,老朽尽此余生,也要找到。」 他这番话的语气,说得坚决异常,令人感到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力量,可以改变他的心意。 但话声甫落,却忽闻宗岳一声长叹道:「邵老丈如此坚决,恐怕要更加失望了!」 无影神龙一怔道:「少侠何出此言?」 十全老人也诧然道:「这位小哥难道你知道王屋山的玄阴草,已被人取去?」 宗岳微微一叹,道:「不瞒二位前辈说,玄阴草已被小可服下。」 无影神龙全身一震,目光灼灼注视宗岳,充满了失望与惊诧。 十全老人也是一怔,怀疑地望着眼前少年,不知他的话是真是假。 宗岳目光一转,知道假如不解释一番,实在无法令人相信,於是将十绝谷抢夺玄阴草的经过,简约地说了一遍。 听完这番叙述,无影神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宗岳能够领受到他那声叹息是包涵了多少失望与灰心。 无影神龙叹声-落,喃喃道:「想不到老夫一番辛苦,完全白费。」 他瞥视了一下手中锦盒,摇摇头道:「能看而不能吃,要它又有何用,又有何用!」 语声甫落,十全老人却哈哈一声大笑,道:「邵大侠,你既无用,何不成全这个娃儿!」 无影神龙沉思片刻,叹道:「也罢,老夫所以要得到此丸,原想东山再起,与十绝谷魔头一事雄长,如今,唉!壮志难酬,只能等待来世了。」 说完,锦盒已经脱手,向宗岳射到。 宗岳接住锦盒,忙道:「小可无功怎能受禄……」 话尚未说完,只见无影神龙身形一闪,已消失於山神庙外。 宗岳一怔,转眼望望十全老人,正不知如何自处,却见十全老人一笑道:「无影神龙既然好意相让,你就收下吧,来,来,老夫还有话问你。」 宗岳倏然拜下,道:「晚辈宗岳,奉师命下山之日,即到处寻找前辈下落……」 十全老人忙扶起宗岳道:「一代掌门,大礼老朽不敢消受,但不知令师是谁?」 宗岳脸上立刻现出一片悲痛之色,低声道:「家师终南十八代掌门赵正令。」 十全老人哦了一声,叹道:「当年十绝谷之会,耳闻十派掌门,全部遭劫,想不到令师竟还未死。」 「家师当时因为身怀五阳真经,并想将前辈受欺真相公布江湖,故自残心经,苟全图存,但是……」 他语声至此,已是呜咽不能成声,断断续续地道:「他老人家现在已经仙逝了。」 十全老人叹息道:「世无不死之神仙,少侠应力图振作,切勿作无谓之悲伤,不知令师要你寻找老夫,是为了何事?」 宗岳恭敬地道:「家师昔年参与邛崃十绝谷之会,洞悉十绝魔君阴谋,苦於无法找到前辈相告,为恐前辈一生受欺,故临终命晚辈务必找到前辈,说明当年十绝魔君暗弄手脚真相。」 十全老人微微一叹道:「这点老夫当初已经怀疑到,事後便全部明白了。」 宗岳俊目闪光,道:「前辈既已洞悉十绝魔君的鬼蜮伎俩,怎地不再找那魔头一搏,替武林伸张正义?」 十全老人摇摇头道:「你要知道,老朽当时功力与阴古希只在伯仲之间,纵胜一筹,也是有限,既不能制他死命,找他又有何用?」 宗岳闻言先是一怔!旋即觉得十全老人的话,未始没有道理,於是点点头,表示明白了,又道:「另有一点,晚辈从五阳真经中得知十绝真经传自十全仙翁,前辈号称十全,是否另有所本?」 十全老人皱眉道:「你问这话是什么意思?」 宗岳沉重地一叹道:「晚辈误服玄阴草,一身功力尽失,虽习得五阴玄功一、三、五篇,却因无法贯通七、九二篇,至今尚未全复,如前辈与十全仙翁确有渊源,便可有以教我。」 十全老人目光一亮,道:「这么说,你已修练过五阳真经了?」 宗岳恭顺地道:「蒙先师栽培,勉能皆诵。」 十全老人注视宗岳半晌,这才长叹一声道:「刚才我还在奇怪,玄阴草至寒至阴,只适於习阴功之人服用,而你竟然没被僵死,原来竟是身具乾天纯阳真力,唉,魔焰日猖,看来武林拯救有望。」 说到这里,目光一闪道:「你与令师俱皆猜测得不错,老朽与十全仙翁确实颇有渊源,号称十全,也是仙翁所赐,现在我可成全你。」 宗岳大喜道:「前辈成全,终生感戴。」 十全老人倏然一伸手道:「你将『乾天纯阳丸』还我!」 宗岳恭恭敬敬地双手奉上锦盒,十全老人一叹道:「此丸暂留老夫身边,待你两仪真气功成之後再行服用,这『乾天纯阳丸』虽能助你恢复原来功力,却也能使人功力无法大成,目前主要的是你能习得五阴玄功七、九二篇,尽行吸收本身体内的玄阴之精,阴阳互济,再服下此丸,则天下少你敌手!」 说到这里,眉头一皱道:「五阴玄功普天之下,唯十绝谷人物通晓,你从哪里习来的?」 宗岳知十全老人怀疑,忙将经过情形详细-述,十全老人这才满意地点点头,道:「好,事不宜迟,我们找一个地方,待老夫传你五阴玄功口诀!」 宗岳正要说出韬光洞,蓦地; 庙外响起一声厉啸,十余条人影,如电掠向庙中。 宗岳心中一惊,目光一瞬,只见庙门口已站着男女不等十余个手执长剑的武林人物,为首一人,白脸细眉,文士装束。 他,不是别人,正是江湖中的第一大魔头十绝魔君。 只见十绝魔君目光如冷电一扫,倏然仰天长笑道:「十全道友,咱们又见面了!」 范瑶著

本文由太阳2app下载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武林十字军

关键词:

上一篇:武林十字军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