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热门关键词: 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小说

当前位置:太阳2app下载 > 小说 > 地海六部曲VI

地海六部曲VI

来源:http://www.db-pg.com 作者:太阳2app下载 时间:2019-09-23 23:24

赤杨盘坐在地,聆听众人讨论。语音渐渐淡去、减弱,夏末近晚的温暖阳光退入黑暗,只剩下树,在空茫天地间,高大盲然的存在。世上最古老的大地之子。兮果乙,赤杨在心中说道,被创者与创世者,让我来到你跟前。 黑暗继续向前伸展,越过树林,越过一切。 全然的虚无之前,他看到山,那座离开小镇时在右方的高耸山丘,看到通往山对面的路途、小径、上面的尘土与石块。 如今他背离小径,离开众人,走上山坡。 草长得很高,星花草开尽的花蒂在长草间点头。他来到狭窄小径,沿着走上陡峭山边。我是我自己,赤杨在心中说道,兮果乙,世界多美丽,让我透过世界来到你跟前。 我可以再次进行与生俱来的工作,赤杨边走边想,可以修补毁坏事物,能令它重合。 他抵达山顶。站在点头的长草间、山风里、阳光下,在右方看到田野、小镇屋顶与宏轩馆、岛外的明亮海湾及大海;若转头,会在身后、西方看到无尽森林中的树木,渐渐晕退成遥远的淡蓝;面前,山坡隐约灰暗,向下延伸到石墙与墙后的黑暗,以及在墙边聚集、呼唤的阴影。我会去,他对阴影说道,我会去! 一阵温暖散落在肩头与双手,风吹动顶上树叶。有人的声音,有人在说话,而非呼喊,未呼喊他的名字。形意师傅隔着草圈观察他,召唤师傅也是。他低下头,心神迷茫,试图聆听。他收摄心神,专注倾听。 王正在说话,运用所有技巧与意志力,让这群性情刚烈、任性而为的男女朝同一目的合作。“各位柔克师傅,让我试着陈述在航程中,我从第一公主处得知的事情。公主,我能代你叙述吗?” 公主裸露着脸,隔着圆圈凝视黎白南,庄重地点头示意。 “这是公主的故事:很久以前,人与龙是同一族,说同一种语言,但因追求不同事物,双方同意分开,去向不同的方向。这协议叫夫都南。” 黑曜抬起头,塞波明亮的黑眼闪闪发光,轻声说:“夫尔纳登。” “人往东,龙往西;人放弃创生语,换来双手技术、手艺,拥有双手所能创造的事物,龙则放弃这一切,保留太古语。” “还有翅膀。”伊芮安说。 “还有翅膀。”黎白南复述,擒住阿兹弗双眼,“形意师傅,或许你比我更适合说这故事?” 阿兹弗接道:“弓忒及胡珥胡的村民,还记得柔克智者与卡瑞构祭司遗忘的事物。没错,我还是孩子时,有人跟我说过这故事,或类似情节,但故事中的龙遭遗漏忘却。故事叙述群岛王国的黑族如何打破誓言。卡耳格族承诺放弃巫术及法术语言,只说普通话,不会命名、不会念咒,仰仗兮果乙,仰仗大地之母,亦即战神母亲的力量。但黑族打破协定,以技艺网住创生语,以符文写下,保留、教导、使用,他们以双手技巧,以念诵真字的虚假口舌,用创生语缔造咒文。因此卡耳格人永远不能相信黑族,故事便是如此。” 伊芮安开口:“人类害怕死亡,龙族却不然。人类想拥有生命,占有它,仿佛它是盒中珠宝。古代法师渴求永恒生命,透过真名阻止凡人死亡,但无法死亡的人也永远无法重生。” “真名与龙是一体两面。”名字师傅坷瑞卡墨瑞坷说,“人类在夫尔纳登时失去真名,但我们学会如何重新取回,真名便是自己。为何死亡能改变这点?” 他看向召唤师傅,但烙德沉重而沉郁地坐着,聆听,不愿说话。 “师傅,若你愿意,请继续说。”王说道。 “我说的是半学半猜的事情,不来自乡谈野事,而是孤立塔中最古老的纪录。在英拉德岛最初的王出现前一千年,伊亚与索利亚岛上,有最初也是最伟大的法师,创符者。他们最先学会撰写创生文字,创造龙从未学习的符文,教导我们赋予每个灵魂真名。真名便是真实、自我,他们凭借力量,赐予拥有真名的人在肉体死亡后的生命。” “永恒的生命。”塞波轻软的语音包围词语,略带微笑说,“在一片有河流、高山、美丽城市的大地上,再无艰辛或苦痛,自我将永久存活,毫无改变,永无改变,永远……那是古老帕恩智慧的梦想……” “在哪里?”召唤师傅问,“那片土地在哪里?” “在他风上,在西之西处。”伊芮安轻蔑、烦躁地环顾众人,“你们以为我们龙族只会在这世界的风上飞行吗?你们以为我们放弃所有而换来的自由,与蠢笨海鸥的自由相差无几?你们以为我们的领土,是在你们富庶岛屿边缘的几块小岩石?你们拥有大地、拥有海洋,但我族是阳光的火焰,御风而翔!你们想拥有土地,想创造、保留事物,你们得到了。这就是分离,就是夫尔纳登,但你们不满足于得到的那份,不只想要自己的忧虑,更想要我们的自由。你们想要风!凭借毁誓者的咒文与巫术,偷去属于我族的半片领土,隔绝生命与光芒,好永远生活在那里!小偷!叛徒!” “姊妹,”恬哈弩说,“这些不是偷窃的人,而是付出代价的人。” 她沙哑低暗的声音带来一阵静默。 “代价是什么?”名字师傅问。 恬哈弩望向伊芮安,伊芮安迟疑片刻,较为收敛地说:“贪婪熄灭白日,凯拉辛这么说。” 阿兹弗开口,望向空地对面成排树木,眼光似乎追描出树叶的些微飘动。“古人发现龙的领域不限于躯体,他们发现龙可以超越……时间,也许是如此……他们嫉妒这份自由,便跟随龙族道路,进入西之西处。他们将该处一半领土占为己有,一个时间不存在的领域,好让自我永久留存。但人的自我不能像龙一样与肉身同在,只有人类的灵魂能去该处……他们因畏惧龙族的怒气,而建起一道无论人或龙的肉体都无法跨越的围墙,命名技艺则在西方诸岛铺撒一张大咒文网,岛民死后,会去到西之西处,灵魅永远居留在那里。 “但墙壁建起、咒文施毕后,墙内的风停止吹拂,大海退干,甘泉枯竭,日出的高山成为夜晚的高山,死者去到一片黑暗大陆、干旱的境域。” “我曾走在那片土地上。”黎白南语调低沉而不情愿地说,“我不害怕死亡,但我害怕那里。” 沉默笼罩。 召唤师傅以粗糙、不情愿的声音说:“喀布与索理安试图打破那道墙,好令死者复生。” “不是复生,大爷,”塞波说,“他们像创符者一样,依然在寻求脱离躯体、永生不死的自我。” “但他们的咒文扰动那地方,”召唤师傅闷郁地说,“龙族因而忆起远古的错误……因此亡灵如今越过围墙,渴望重新回到生界。” 赤杨起身说:“他们渴望的不是生界,是死亡,渴望再次与大地合一、重合。” 众人望向赤杨,但他对此近乎毫无所感,只有一半意识与众人同在,另一半则在旱域。他脚下的草地既是碧绿而阳光满布,亦是死枯而昏暗不明;树叶在他头顶颤动,低矮石墙在不远处,就在黑暗山脚下。众人中,他只看得到恬哈弩,虽无法清楚分辨出她的身影,却知道她站在他与墙之间。他对她说:“他们建起墙,却拆不掉。恬哈弩,你愿帮助我吗?” “我会的,哈芮。”恬哈弩说。 一道阴影冲入两入之间,一捆巨大的黑暗力量隐蔽她,擒牢、束缚他。他挣扎、喘息,无法呼吸,在黑暗中看到赤红火焰,然后一切消失。 西方诸岛之王与柔克师傅,地海两大力量,齐聚草地边缘,在星光下会合。 “赤杨能活吗?”召唤师傅问,黎白南答,“药草师傅说他已脱离险境。” “我错了,”召唤师傅说,“我很后悔。” “你为何召唤赤杨回来?”王问,并非责怪,但想得到答案。 良久,召唤师傅沉郁地说:“因为我有力量这么做。” 两人沉默踏上大树间的开阔小径,左右一片漆黑,但脚下照耀着灰白星光。 “我错了。但想死是不对的。”召唤师傅口音带有东陲的浓重卷音,低低说道,近乎恳求,“对年老、病重的人而言,或许该是如此。但生命是我们领受的赐礼,想保留、珍视这份伟大赐礼,怎么会错!” “死亡也是我们领受的赐礼。”王说。 赤杨躺在草上一方软垫。形意师傅说他该躺在星辰下,老药草师傅也同意。他沉睡,恬哈弩静静坐在身边。 恬娜坐在低矮石屋的门口,看着恬哈弩。夏末的主要星辰在空地上闪耀,其中最高的星便叫做恬哈弩、天鹅之心,苍拱的中心。 赛瑟菈奇安静走出屋子,到门口边,在恬娜身旁坐下。她取下固定面纱的金环,让金褐的浓密长发随意披散。 “噢,朋友,”公主呢喃,“我们会变成怎么样?死者正朝这里来,你感觉得到吗?像涨起的潮汐,越过石墙。我想无人能阻止。几百年来,所有死人,此刻皆自西方诸岛的坟墓而出……” 恬娜的脑海与血脉均感受到击打、呼唤,如今她与众人皆知晓赤杨所知的事物。但她攀附住信念,即便如今只剩希望。“赛瑟菈奇,他们只是死人。我们建起一道虚假的墙,必须拆除,但真实的墙也存在。” 恬哈弩起身,轻轻走到两人身边,坐在两人脚下石阶上。 “他没事了,正在睡觉。”恬哈弩悄语。 “你刚跟他在那里吗?”恬娜问。 恬哈弩点点头:“我们站在墙边。” “召唤师傅做了什么?” “师傅召唤他……硬把他带回来。” “带回生界。” “带回生界。” “我不知道哪个较可怕,”恬娜说,“是死,或是生?真希望能免于恐惧!” 赛瑟菈奇的脸与温暖的波浪秀发靠向恬娜肩膀片刻,轻轻一抚。“你很勇敢,勇敢。”公主喃喃道,“但我,噢!我怕海!我怕死亡!” 恬哈弩安静端坐。借着悬挂枝叶间的微弱温柔光芒,恬娜可以看到女儿纤细的手盖在烧伤扭曲的手之上。 “我想,”恬哈弩以小而奇特的声音说,“死后,我可以吐回让我存活的气息,可以将未做的一切还诸世界,所有我可能成为与不能成为的一切、所有我未做的选择,失去、耗用及浪费的一切,可以全部还诸世界,送给尚未活过的生命。那将是我对世界的回报,感谢它赐予我活过的生命、爱过的挚爱,与吸过的气息。” 她抬头望向星辰,叹口气,低声说:“不过那是很久以后的事。”她转头望向恬娜。 赛瑟菈奇轻轻抚过恬娜的头发,站起身,默默进入屋内。 “妈妈,我想不久后……” “我知道。” “我不想离开你。” “你必须离开我。” “我明白。” 两人继续坐在心成林中闪闪发光的黑暗间,相对无语。 “看!”恬哈弩喃喃。一颗流星划越天际,迅速消失,光之轨迹缓慢消退。

恬娜曾多次询问格得心成林之事,喜欢听格得形容:“初看,会以为跟一般树林别无二致。心成林不大,北与东紧接田野,南贴山丘,西方通常也是……看来不甚起眼,却吸引目光。有时从柔克圆丘上,可以看到心成林是片绵延不绝的森林,即使看穿眼,也看不见尽头,直朝西方延伸……走在里面又显平凡无比,那里的树多半是一种只生长在那里的品种,高大、褐色树干,有点类似橡树,又有点像栗树。” “叫什么名字?” 格得笑道:“太古语是阿哈达,赫语则是树……心成林的树……叶子不会全在秋天变色,而是每季变一点,所以叶色总是绿中泛金。即使在阴暗天气,树木似乎都蕴含阳光;夜晚,树下不会完全黑暗,叶隙有某种闪烁光芒,有如月光或星光。那里长有柳树、橡树、冷杉等等树种,但深入则只有心成林的树。那些树的根扎得比岛屿的根还深,有些非常巨大,有些很纤细,但极少见到倒落枯木,小树也很少见。树龄非常、非常久。”格得语调变得柔软、梦幻,“可以在树下阴影、在光芒下不停向前行走,却永远达不到尽头。” “但柔克岛有这么大吗?” 格得平和地看向恬娜,脸带微笑:“弓忒山上的森林就是那片森林,所有森林都是。” 如今她目睹心成林。一行人尾随黎白南,穿越绥尔镇狡狯多变的街道,引出一群镇民与孩童,前来欣赏、迎接王。访客从一条穿过矮树丛与农场间的小径离开镇上,欢欣鼓舞的追随者渐渐散去,小径渐渐隐匿成一条步道,行经高大浑圆的柔克圆丘。 格得也告诉过恬娜圆丘的事。他说,在圆丘,所有魔法均强大,万物均是真实面貌。“在那里,我们的巫术与大地太古力相会,合而为一。” 风在山上的半干长草间穿动,一匹小驴子脚步笨拙地奔过只剩残株的田野,甩动尾巴,牛群缓缓沿着横越小溪的篱笆成列迈步。前方长着树木,深色的树木,满是阴影。 众人跟随黎白南爬越一道篱梯,走过小桥,来到树林边缘阳光普照的草地。小河附近有间年久失修的小屋。伊芮安脱队,奔越草地来到屋前,拍抚门框,有若拍抚迎接久未见到的爱马或爱犬。“亲爱的小屋!”她转向其他人,微笑道,“我还叫蜻蜒时,住过这里。” 伊芮安环顾四周,搜索树林深处,再度跑向前。“阿兹弗!”她唤。 一名男子从树下阴影走入阳光,头发在阳光下如银箔闪闪发光。伊芮安跑向他,他停步,朝她抬起双手,她紧握。“我不会烧到你,这次不会烧到你。”伊芮安说,又哭又笑,却未流出半滴眼泪,“我把火掩住了!” 两人拉近彼此,面对面站着,他对伊芮安说:“凯拉辛之女,欢迎回家。” “阿兹弗,我的姊妹和我在一起。” 形意师傅转过脸,直直望向恬哈弩,恬娜看到一张皮肤白晰、刚毅的卡耳格脸。他来到恬哈弩面前,在跟前双膝跪地。“哈玛·弓登!”然后再次说,“凯拉辛之女。” 恬哈弩静立片刻,终于,缓缓伸出手,右手,烧伤的枯爪。阿兹弗握住,俯头,亲吻。 “我很荣幸预言你到来,弓忒之女。”他以欢沁的温柔语调说。 他起身,终于转向黎白南,鞠躬说:“陛下,欢迎。” “形意师傅,再次见到你真令我满心喜悦!但我带来一群人打扰你的独居生活。” “我的独居生活已经很挤了,”形意师傅说,“几个活人可能有助于维持平衡。” 他灰蓝带绿的眼睛环视众人,突然一笑,充满温暖,在如此刚毅的脸上显得格外出奇。“但这里有我族女子。”他以卡耳格语说,走向并肩站立的恬娜与赛瑟菈奇。 “我是峨团……弓忒之恬娜。在我身边是卡耳格大陆第一公主。” 师傅彬彬有礼地鞠个躬,赛瑟菈奇照例行了僵直的屈膝礼,但卡耳格语滔滔不绝涌出。“噢,祭司大人,我真高兴你在这里!如果没有我朋友恬娜,我早疯了,以为除了那些从阿瓦巴斯来的白痴女侍外,世上没有人会说人话……但我正学习像他们一般说话……我也学习勇气,恬娜是我的朋友与导师。但昨夜我打破禁忌!我打破禁忌!噢,祭司大人,请告诉我该如何才能赎罪!我踏上龙道了!” “但你在船上,公主。”恬娜说。“我梦到的。”赛瑟菈奇不耐地说。恬娜又道:“形意师傅不是祭司,而是……术士……” “公主,”阿兹弗说,“我想我们都踏上了龙道,所有禁忌也将撼动、打破,不只在梦里。等会儿到树下继续详谈,不要害怕。若你愿意,能否先让我迎接我的朋友?” 赛瑟菈奇尊贵地点点头,阿兹弗转身迎接赤杨与黑曜。 公主看着他,以卡耳格语满意地对恬娜说:“他是战士,不是祭司。祭司没有朋友。” 众人缓缓前行,来到树荫下。 恬娜抬头望入纵横交错的树枝、层迭堆砌的树叶,看到橡树及一棵巨大寒樠树,但大多仍为心成林之树。椭圆形叶片在风中灵动摆荡,宛如山杨及鹅掌楸的叶子;有些叶片已转黄,树根四周也散落金与褐色,晨光中的叶色则是夏日的绿,满是阴影与深沉的光芒。 形意师傅带领众人走在树间小径。恬娜想到格得,忆起他形容此地时的语调。自从初夏与恬哈弩在门庭前与格得道别,下山到弓忒港搭乘皇家船舰前来黑弗诺,她从未如此刻感觉与他如此贴近。很久以前,格得曾与形意师傅住在这里,也曾一同在此处行走,她知道心成林对格得而言,是万物王中、神圣处所、宁静的中心,仿佛只要抬头,就能在绵长、洒满阳光的空地尽头看到格得。这念头令她心安。 昨晚梦境令恬娜不安,赛瑟菈奇道出打破禁忌的梦境时,恬娜极为震惊。她在自己梦中也打破禁忌、僭越,爬上通往空宝座的最后三层台阶,禁忌的台阶。峨团陵墓早已属于过往,位在远方,或许大地震早已摧毁取走她真名之处,宝座或台阶半点不剩。大地太古力虽在那里,却也在此处,未曾改变或移动,太古力正是地震、正是大地,其正义并非人之正义。她走过柔克圆丘,知道自己走在所有力量会合之处。 很久以前她背叛了太古力,逃离陵墓掌握,偷走宝藏,逃来西方。但它们在这里,就在脚下,在这些树根里,在这座山的根里。 在大地力量会合的中心,人类力量亦会合:王、公主、巫术师傅。还有龙。 还有女祭司小偷变成的农妇,与一名心碎的村野术士…… 她转头看赤杨,他走在恬哈弩身边,两人安静交谈。他是恬哈弩最常主动说话的对象,甚至超过伊芮安,和他在一起,恬哈弩也显得自在。看着两人,令恬娜心情轻松,她继续行走大树下,让意识滑入充满绿光与飘荡树叶的半冥想中。走不了多远,形意师傅停步,令她十分遗憾,希望自己可以永远在心成林中行走。 众人聚集在绿草如茵的林间空地,枝叶未交及处,朝天空大开。绥尔河支流从一边流泄而过,柳树与赤杨木生长在河边。离小河不远,有间石头与草泥搭建的低矮房子,其貌不扬,墙边接着一间较高的单坡小屋,以柳条与编织芦苇建成。“我的冬宫,我的夏宫。”阿兹弗说。 黑曜与黎白南惊讶地盯视这些房舍,伊芮安说:“我从来不知道你有房子!” “以前没有,”形意师傅说,“但现在骨头老了。” 来往船与森林间搬运数趟后,床榻安置妥当,房子给女士,单坡小屋给男士。男孩在宏轩馆厨房与心成林间穿梭,满载食物。向晚,柔克师傅应形意师傅之邀,前来与王等一行人相会。 “他们聚集在此遴选大法师吗?”恬娜询问黑曜,因格得曾提过那处秘密林地。 黑曜摇摇头:“我想不是,王才知道。他们上次聚集时,王也在,但或许只有形意师傅能回答,因这林内一切都会改变,你知道的,事物的位置无绝对。我想其中的路也不总是相同。” “这件事听来骇人,”恬娜说,“但我似乎不怕。” 黑曜微笑:“的确如此。” 恬娜看着众师傅走入空地,由高壮如熊的召唤师傅与年轻的天候师傅阿赌带领。黑曜介绍其他人:变换师傅、诵唱师傅、药草师傅、手师傅,每人都灰发苍苍。变换师傅因年岁衰老,将巫杖当拐杖;皮肤光滑、杏眼的守门师傅既不年轻,也不年老;最后进入空地的名字师傅年约四十,脸庞冷静、莫测高深,对王自我介绍,自称坷瑞卡墨瑞坷。 一听此语,伊芮安气愤地爆发出:“你才不是!” 名字师傅看着伊芮安,平和说道:“这是名字师傅的真名。” “那我的坷瑞卡墨瑞坷已经死了?” 师傅点点头。 “噢!”伊芮安高喊,“真令我难以忍受!我在这里孤立无援时,他曾是我朋友!”她转过头不愿面对名字师傅,愤怒而无泪地沉浸在哀伤中。她亲密迎接药草师傅与守门师傅,却未对其他人说话。 恬娜看到几位师傅不安地从灰白眉毛下看着伊芮安。 他们将眼神从伊芮安身上转向恬哈弩,再次转开,又从眼角瞥回去。恬娜开始揣想,他们以巫师之眼看着恬哈弩与伊芮安时,看到些什么。 因此她促自己原谅召唤师傅初见恬哈弩时表现粗野、明白的憎恶。也许那并非憎恶,而是敬畏。 众人相互介绍完毕,围成圆圈坐下,有需要的人坐在软垫及板凳上,其余人则以草地为毯,天空与叶片为顶幕。形意师傅带有卡耳格腔调的声音说:“诸位师傅,若王愿意,请王发言。” 黎白南起立说话,恬娜带着难以扼抑的骄傲看着:青春的他如此英俊、如此睿智!起初她未听清楚每个字,只听到话语中的大意与热情。 黎白南简短而清晰地告诉众师傅,令他前来柔克的缘由:龙与梦。 他下结论:“随着每夜过去,这些事似乎更确定指向某件事,某种结果渐趋聚合。若在这里,在这片土地上,有诸位的知识与力量协助,我们便能预见、迎向那件事,不让它超出我们的理解范围。最睿智的法师曾预言,某种巨变正降临在我们身上,我们必须团结一致,了解那是何种变化、缘由、发展,阻止随之而来的争端与毁灭,不许它影响世界和谐与和平,因为我以和谐与和平为治。” 召唤师傅烙德起身响应,庄重致敬,特别欢迎第一公主的来临,说:“柔克师傅与巫师皆同意,人类梦境,甚至不只梦境,都警示巨变来临,也确信生死疆界遭受严重纷扰、疆界遭僭越,甚至有更严重的威胁。但我们怀疑除了魔法师傅外,是否有别人能理解或控制纷扰?另外,我们是否能相信生死与人类完全不同的龙族,愿为人类福祉放弃狂野的怒气与嫉妒?” “召唤师傅,”黎白南在伊芮安开口前便说,“奥姆安霸在偕勒多为我而死,凯拉辛载我返回,取得王座。在这圈圈里,坐着卡耳格族、赫族,与西方之民三个种族。” “这些人曾是同一族。”名字师傅平淡无调地说。 “今非昔比。”召唤师傅说,字字沉重清晰,“陛下,忠言逆耳!我尊重你与龙族缔结的停战协议。度过眼前危险后,柔克会协助黑弗诺,共寻与龙族缔结永久和平之法,但龙族与降临在我们身上的危机毫无关连,东方族群亦是,他们遗忘创生语时,便已放弃永生不灭的灵魂!” “厄司·艾姆拉。”恬哈弩站起身,以轻柔且带着气音的语调说。 召唤师傅呆望向她。 “我们的语言。”恬哈弩以赫语重述,回应他的注视。 伊芮安大笑:“厄司·艾姆拉。” “你们不是永生不灭,”原本不打算开口的恬娜对召唤师傅说,她未起身,词句爆发如敲击岩石迸出的火花,“我们才是!我们死亡,是为了与永生的世界重合,放弃永生的是你们!” 众人突然安静,因形意师傅方才比出个小手势,双手温柔一动。 他的神情专注、平静,盘坐草地上,研究双腿前以细枝与叶片拼凑的图形,抬起头,环顾众人:“我想我们再过不久就要去那里。” 又一阵静默,黎白南问:“去哪里,大人?” “黑暗中。”形意师傅说。

本文由太阳2app下载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地海六部曲VI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