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热门关键词: 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小说

当前位置:太阳2app下载 > 小说 > 第四百九十一章,养个女儿做老婆2

第四百九十一章,养个女儿做老婆2

来源:http://www.db-pg.com 作者:太阳2app下载 时间:2019-09-23 17:20

周翠兰在这个时候走进来,大家都是一愣,而且周翠兰用这种态度说话更是众人所没有想到的。看着周翠兰笑得跟一朵花似的灿烂,在众人都惊愕的时候,安铁却很是感动。 虽然,只要安铁和瞳瞳俩打定注意,别人已经无法在法理上阻拦自己和瞳瞳在一起,但是,人不是生活在空气中,事情能往大家都接受的方向发展,能不闹僵还是不闹僵的好。这个时候,安铁和瞳瞳都需要,哪怕是道义上的。 周翠兰虽然在努力地装得没事人似的笑着,但看得出,在这些大人物面前,周翠兰还是免不了的紧张。就见周翠兰左看看右看看,对这个笑一笑,对那个笑一笑,然后走到瞳瞳面前,拉起瞳瞳的手,温和地说:“丫头,听说你跟叔叔要订婚了,我特意赶过来恭喜你,不要怕,我也是你们的妈妈,我你们,你看,你的户口都在我手里,我随时给你们准备着。” 瞳瞳看见周翠兰这么说,脸上虽然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很感动地看着周翠兰笑了笑,点了点头,眼眶都红了。 周翠兰看到瞳瞳的样子,很是高兴,连声说:“哎呦,别太高兴了,你看你都高兴得要掉眼泪了,没事,我去劝劝你小惠妈妈。” 说着周翠兰又走到周小惠面前,笑道:“我说小惠妹子,你看瞳瞳就要订婚了,安铁是个难得的好人啊,心地也善良,对瞳瞳也好,上哪找这么好的人啊,还有,你看安铁人长得也精神,人摸人样的,我怎么看就怎么顺眼,年龄是比瞳瞳大一些,现在这种年龄差距也算不了什么,他们俩多般配啊,你们这么就这么想不开呢?” 周翠兰这么一说,搞得安铁倒很不好意思,站在哪里颇为促局不安。 鲁刚冷淡地看着周翠兰,眼神里的那道光让人浑身不舒服,周小惠被周翠兰拉着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贵宾室的门口还是围着许多记者,周翠兰刚才进来的时候,没关门。周翠兰走进来说了一通之后,发现因为她的到来,气氛侧尴尬起来,似乎事情并没有因为她的到来而有什么起色。 就在众人尴尬不已的时候,门口突然一阵骚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了好几十个穿着清一色黑色西装的年轻小伙子,这些人面色冷漠,穿插着站在人群里,一来就给人一种压力。 人群中,就见吴军一个人施施然走了进来,来到安铁旁边,问:“安哥,出什么事了?” 安铁看了吴军一眼,脸色阴沉地说:“没事。” 吴军见安铁不说,也知趣地站在一旁,静看事态的发展。 门口的记者们刚才还是一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一直围在贵宾室的门口不走,现在一看周围突然来了这么多装着黑西装脸色阴沉的貌似黑社会的陌生人,一个个都面面相觑起来。这些记者大多来自外地,外地记者是不怕本地政府的,只有本地记者才怕本地政府打击报复,一般来说,许多官方的内幕都是被外地记者捅出去,所以,一般政府出了问题被曝光都是栽在外地记者的手里,但外地记者却害怕本地黑社会,黑社会跟记者一样,也只怕本地政府,对外地记者,根本就不会放在眼里。 这时,周翠兰一看门口那些记者,突然找到了突破口,几步走到贵宾室门口,对着那些记者大声骂道:“你们这些龟儿子,好事不干,难道是专门来捣乱的吗?谁?是谁刚才让我闺女难看的,你们刚才是谁说安铁是犯,当年是误会,我就是当年的当事人,有事你们问我,你看看你们,啊?一个个穿着西装,插着支笔,看起来倒像个知识分子,可我看着你们怎么就跟我们村子里的长舌妇和那些嚼舌的二流子一样呢?你们还想探听点什么?你妈妈当初生你的时候,是个双胞胎你知道不?你的同胞兄弟是只不会下蛋只会叫的公鸡,这事你知道不?不知道?那赶紧回去采访采访你妈?一定要问出为什么?不然你那倒霉的爹就太受委屈了。” 刚才吴军领的那些人一来,记者门虽然心里有些惴惴不安,但碍于面子还是硬撑着在哪里看热闹,一副为了找新闻视死如归的样子,也的确是,大白天的就是黑社会也不敢拿他们怎么样。他们知道,这事闹到现在,说不定就能捅出一个什么大新闻。 可周翠兰这么出来一骂,就骂得这些记者面红耳赤,一个个抱头鼠窜,不一会,大部分记者都做鸟兽散,只有个别不甘心的还在走廊转悠,但已经闹不了什么乱子了。 看着这些记者散了,安铁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其实,面对这种局面,面对这些曾经的同行,安铁太明白怎么对付,那就是说不清楚的事情,只有躲,然后私下想办法各个击破,一个个对付才最有效,不然,越解释事情越多。而且,安铁也深知,像刚才那样,自己大动肝火,触犯众怒,是犯了大忌,这些记者如果聚堆成心要找你闹事,事情还就真的棘手了。 记者们抱头鼠窜之后,周翠兰还在哪里越骂越起劲:“有种你们就别走,你们以为自己是谁,你们以为自己掌握了正义,不知道真相,就瞎说,你们就是祸害老实人,你们有个屁正义,你们想搞花边新用,回头我跟你们那倒霉爹天天制造花边新用,让你们去报道,怂样,我呸!” 周翠兰似乎有点虚张声势,这种场合,她毕竟还是有些心虚。 张生一直在旁边眼睛骨碌直转地观察着事态的发展,这时,张生走了过去,伸着大拇指对周翠兰说:“周阿姨,您说的太在理了,简直让我佩服得五股投地,那些人都走了,这下好了,对了,您是怎么过来的?” 周翠兰听张生叫她阿姨,眼睛一瞪道:“叫我阿姨,我有这么老吗?我告诉你,我听说你们在这么大的地方搞活动,我就过来瞧瞧热闹,虽然叔叔没有邀请我,但我也不能不关心是不?毕竟我闺女今天这么出风头,我也要来为我闺女加油!哪知道,我刚才在外面听到人们议论,说是什么新闻会,这些丧门星记者欺负我闺女,我就过来看看,我闺女是好欺负的吗?” 张生认真地听周翠兰说完,连忙点头道:“是是是,这些记者,是太过分了,这样,我领你去另外的房间休息吧。”周翠兰一看张生要带她离开,看了看贵宾室剑拔弩张的气氛,也琢磨自己继续留在这里于事无补,于是装着不情不愿地走了。 周翠兰走后,瞳瞳的老师看了瞳瞳和安铁一眼道:“我走了,你们别怕,有我你们。” 瞳瞳见杨子要走,叫了一声道:“老师,我跟你一起走。” 瞳瞳一出声,杨子马上停下了脚步,等着瞳瞳。 瞳瞳走到安铁面前,柔声对安铁说:“我先跟老师回去,你先忙艺术展的事情,不用担心我。” 然后,瞳瞳看也没看鲁刚和周小惠一眼,跟着杨子扬长而去。 杨子和瞳瞳离开之后,安铁淡淡地看了鲁刚一眼,没说话。 鲁刚一看眼前的状况,又看了看安铁,突然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领着周小惠就离开了。 鲁刚和周小惠一离开,一直站在一旁没有说话的赵燕走了过来,说:“别生气了,后面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呢。” 安铁说:“没事,你和欧阳先去忙,还有那么多事需要你们去张罗,晚上的酒会好好安排一下,一定不能出什么纰漏。” 赵燕一听安铁这么说,想了想,说:“要不晚上的酒会,那个记者就不让他参加了。” 安铁抬头看了看赵燕,道:“不,让他参加,不让他参加会激起别的记者的不满。” 赵燕应了一声,就与欧阳振声出去了。赵燕出去之后,白飞飞愣了半晌,才说:“事情怎么会到这个程度?” 安铁看着白飞飞,心里很复杂地说:“等以后有机会我再详细跟你说,现在也说不清楚。” 白飞飞说:“唉,行吧,反正你注意点,我出去了,我去艺术展现场看看。” 白飞飞走后,安铁很疲惫地坐在贵宾室的沙发上,这时,贵宾室里只剩下张生和吴军三个人。安铁拿出一支烟,点上抽了一口,皱着眉头半天没说话。 吴军站在旁边,终于忍不住道:“安哥,要不我带几个人教训一下那个记者,让他参加不了晚上的酒会?” “这么做只能让事情更加糟糕。” 安铁摆了摆手,想了想,突然对张生道:“张生,你查一下那个记者住的酒店房间号,安排人趁他晚上去酒会的时候,搜查他的房间,看看他都与什么人接触,对了,让冯小虫监控他的电脑,尤其是邮箱,他晚上肯定要发稿子,看看他稿子流向,一定要小心。” 张生道:“知道了。” 吴军这时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安铁说:“安哥,我先走了,一会华哥过来。” 吴军刚走没一会,路中华来了。进门之后,路中华就说:“大哥,事情我都知道了,你说这事会是谁在背后指使的呢?一般记者是不会知道的啊?” 安铁皱了皱眉头,闷声道:“不知道。” 路中华说:“我怎么总觉得要出什么事,大哥,从现在开始,让小黑跟在你身边吧?” 安铁想了想,说:“行。” 安铁顿了一下,又对张生道:“张生,你让魏庆生从现在起,全天保护瞳瞳,嗯,重点是监视小影和上官南。” 安铁的话一说完,路中华和张生都愣了。

安铁一听腾的一下站了起来,失声道:“再说一遍?” 张生急急地说:“周翠兰死了,还有……” 安铁吼了一声:“还有什么?快说啊!” 张生犹豫着说:“还有鲁刚和小桐桐、瞳瞳的妈也在场。” 安铁一听脑袋嗡的一声就大了,马上说:“你们在哪里等着,我马上到。” 安铁刚挂了电话,白飞飞紧张地问:“出了什么事?” “等回头再跟你们说,我得马上走。” 说着转身就往外跑,刚跑出没几步,一下子就撞在刚从卫生间回来的彭坤身上。 “老安,这么慌里慌张干嘛?怎么走了?” 彭坤诧异地问。 安铁也没理他,转身就走。出了过客酒吧,到门口的时候,安铁给路中华打了个电话:“小路,你在哪?” “我就在过客酒吧的拐角,大哥怎么了?” 路中华问。 “见面说。” 安铁挂掉电话,小跑着到拐角就发现路中华的车停在哪里,安铁三步并作两步,跳上路中华的车道:“快走,去周翠兰的饭店。” “出什么事了?” 路中华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安铁。 “周翠兰死了。” 安铁说。 “啊?怎么可能,我刚在艺术展酒会的现场还看到张生派人送她回去了啊。” 路中华一边说,一边加快了速度。 “刚才张生给我打的电话,具体也不清楚,快点。” 安铁催促路中华,一边心烦意乱地往车外看着,在后视镜里发现小黑的车子跟在后面。 到了周翠兰的店里,安铁看到周翠兰躺在地上,头部有一滩血迹,一脸的惊恐。 鲁刚站在一旁阴沉着脸,周小惠趴在鲁刚的肩膀上,嘴里喃喃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小桐桐一直站在门边不停地向外张望着,脸上也是一脸的惊慌。 “怎么回事?” 安铁问张生,眼睛却狐疑地看着鲁刚。 “好像是被人用钝器从后脑砸伤的。” 张生小声说。 安铁在周翠兰的身边蹲下来,看着眼前这个刚才还活蹦乱跳的女人,转眼之前就毫无生气地趟在地上,像一块破败的花布。 这个不甘寂寞的农村女人,这个一心想到城市里过一份好生活的女人,虽然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伤害过自己和瞳瞳,但那其实也怪不得她,她完全无法操纵自己的命运,她想利用自己能够掌握的资源去争取自己的利益,本也无可厚非。以前的周翠兰什么都敢干的时候,没出什么事情,但现在,当周翠兰想好好安分守己生活的时候,却无端遭到了灭顶之灾。 谁有权力这样随意剥夺别人的生命?无论怎么样,周翠兰只是瞳瞳法律上的母亲,谁有理由如此对待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与别人没什么利益关系的普通女人?非要置之死地而后快? 安铁蹲在哪里,抿着嘴,一脸悲伤地瞪着周翠兰的那张已经扭曲了的脸,好一会,才慢慢站了起来,转身正对着鲁刚,冷冷地问道:“鲁先生,你能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吗?” 鲁刚看着安铁,表情默然地说:“我们到的时候,她已经出事了。” 安铁冷笑了一声,道:“怎么会这么巧,你到这里找周翠兰有什么事?” 鲁刚道:“我没有要找她,是她找小惠单独来,也不知道什么事,我还是小桐说她妈妈一个人出门了,于是赶紧跟了过来,进门之后,就发现小惠吓得大哭大叫,小惠到的时候,周翠兰已经死了。事情就是这样。” 鲁刚话音刚落,突然目光直直地看着门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着门口。 安铁也转头一看,发现瞳瞳正站在门口,眼泪静静地在瞳瞳的脸上往下淌着,看着屋子里发生的一切。 瞳瞳显然听到了安铁和鲁刚的对话。瞳瞳慢慢走到周翠兰的尸体边,然后就抑制不住地抽泣了起来。 安铁走过去,扶着瞳瞳的肩膀,拍了拍,没说话。 瞳瞳压抑地哭了一会,然后转身朝鲁刚一边抽泣一边说:“鲁先生,你们难道真的要赶尽杀绝吗?她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又不妨碍你们的利益,你们为什么这么狠心。” “这件事情跟我们没有关系,我也在奇怪,会是什么人非要害她。” “你们为什么这么狠心?” 瞳瞳突然大叫了一声,趴在安铁的怀中大声哭了起来。 “闺女,快走!快离开这里,这里有鬼!有花脸的鬼!” 周小惠看到瞳瞳失控的样子,走了过来,摸着瞳瞳的脸喃喃地说着,显然,周小惠的意识已经不太清楚了。 “丫头,事情还没搞清楚,你先回去,这里交给我来处理,小黑,你送瞳瞳回家。” 安铁对站在门口的张生说。 “等一下。” 就在安铁话音刚落的时候,门口又走进来一个人。 安铁抬头一看,是瞳瞳的老师扬子。扬子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门口。 扬子走过来,对安铁道:“小安,你看,要不这样,你今天晚上肯定还有不少事情要办,要不今晚让瞳瞳跟我一起回去,好不好?你放心,我哪里绝对安全。” 安铁想了想说:“好。” 扬子点了点头,然后走到鲁刚面前,看了鲁刚一会,突然叹了口气说:“唉,你妈也真是的,难道为了阻止瞳瞳和小安在一起,不站在她一边的人,她就不让人活?” 鲁刚刚开始看到扬子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恭敬,等扬子说完这句话之后,脸一下子就涨红了起来,愤愤地说:“你!扬子先生,我尊敬你是长辈,但你不能这么武断地说话,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你不能乱说。” 扬子看着鲁刚,淡淡地冷笑了一声,说:“希望我是乱说吧,唉,你们也知道人命关天?她还把别人的命当一回事?行了,瞳瞳,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周小惠看着要走的瞳瞳,又在哪里喃喃地道:“闺女,快走!赶快走!这里有鬼!有花脸的鬼!” 瞳瞳的脸上还是流着眼泪,身上颤抖着,伸出手,也摸了摸周小惠的脸,轻轻地叫了一声:“妈,你到底看到了什么?” 周小惠的眼睛盯着瞳瞳看了一会,似乎有些迷茫,突然又惊恐的叫道:“鬼,我看到了鬼!花脸的鬼!闺女,快走!快点离开这里!” 说着,周小惠就把瞳瞳外门外推。 “小安,那我们先走了。这里的事情,你就替瞳瞳处理吧!需要让瞳瞳亲自出面的再说。” 扬子说着拉起瞳瞳的手,离开了房间。 安铁点了点头,心里一片黯然。人只在生老病死关键的时候,那种剪不断的关系才显现出来,周翠兰也只有瞳瞳这么一个直系亲属了,一些事情还真必须让瞳瞳亲自办才成。 “你们不会有好报应的。” 瞳瞳离开的时候,眼泪汪汪地看了安铁一眼,然后眼睛恨恨地瞪着鲁刚说。 瞳瞳走后,安铁问张生:“报警了没有?” 张生说:“还没有!” 安铁道:“赶紧报警!” 警察来了之后,勘察完现场,安铁代表家属去了公安局,鲁刚和周小惠、小桐桐作为目击者和最大嫌疑人也被请到公安局。录完口供,公安局将在随后的几天安排验尸。 从公安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安铁和路中华等一干人再次回到周翠兰的小饭店。现场已经被处理干净。 小饭店似乎一下子变成了一个奇怪的空空的容器。屋子也是有生命的,只有屋子的主人才能赋予这间屋子以生命。 安铁坐在周翠兰的床沿,四周看着,半天没说一句话,路中华和张生、小黑看安铁不说话,也安静地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最后,还是路中华开口道:“大哥,你觉得这事是鲁刚他们干的吗?” 安铁看了路中华一眼,闷声道:“你不觉得这事做得太明目张胆了吗?鲁刚他们有这么笨?” 路中华点了点头,说:“我觉得也是,不是鲁刚他们,又会是谁呢?” “很好!看来你们还很清醒!” 路中华话音刚落,门口突然响起了一个不咸不淡的声音。

本文由太阳2app下载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四百九十一章,养个女儿做老婆2

关键词:

上一篇:第四百九十一章,第四百九十二章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