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热门关键词: 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小说

当前位置:太阳2app下载 > 小说 > 第二十七章,杀人部落

第二十七章,杀人部落

来源:http://www.db-pg.com 作者:太阳2app下载 时间:2019-09-22 05:24

2009年1月20日,大寒时节,北风呼啸,滴水成冰。公安部门前挂着红灯笼,绿化树上霓虹闪烁,十里长街洋溢着春节的喜庆气氛。 有辆豪华小车驶了出来,一个老婆婆见状,拄着一根棍子走到路中间跪了下来。 司机一个急刹车,车猛的停下。 老婆婆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灰白的头发被冷风吹乱,遮拦住一张沧桑的满是皱纹的脸。这个白发苍苍的老人突然跪在道路中央,棍子和一个脏兮兮的铺盖卷放在地上,她的身体佝偻着,却将一张白纸高高举过头顶。 白纸黑字,上面写着两个字:救命! 司机下来,怒斥老人,你不想活了,你知道这是谁的车吗? 老婆婆膝行几步,想抱住司机的腿,她说道:救救俺吧,俺的小孙子丢了。 司机急忙往后退,指着老人说道:停下,车上有公安部副部长,还有四位是特案组警员,你好大的胆子。 老人扑地,对着车磕头,喊道:青天大老爷,救命啊! 司机不理睬老人,转身上车,将车倒开了一段距离,继而前行,从老人身边绕行驶过。 老人以头触地,长跪不起,就像是一块顽石。 白景玉率特案组正欲出席公安系统的新年联欢晚会,遇到一个老婆婆拦车下跪。特案组四人注意到老婆婆裤子膝盖处都磨破了,露出土布棉裤,由此可见,她已经下跪了很多次。铺盖卷灰尘仆仆,还裹着一个灰色的塑料布,说明这个老人每晚都在寒风中露宿街头。 除了道德和法律,还有一种至高无上的裁决,那就是人的良心。 小车驶出很远,又停了下来,画龙和包斩下车,回去将老人搀扶了起来。 这个老人来自沂蒙山区,操着一口鲁西南方言,她絮絮叨叨半天,才讲清楚自己的悲惨经历。她的小孙子蛋蛋被人贩子拐卖了,已经一年,杳无音讯,蛋蛋的爷爷出于愧疚与世长辞,蛋蛋妈也卧床不起,蛋蛋的爸爸强忍悲痛,一个人撑起支离破碎的家。老婆婆已经七十多岁高龄,拄着一根棍子,毅然而然的走出家门,这一年来,历经磨难,到过很多地方,一直在寻找自己的小孙子,从未想过放弃。如果找不到,她也不打算再回家了。 特案组把老人请进办公室,老人自言自语说自己命苦,幸好有中央给做主。 梁教授问:这一年,您怎么吃饭? 老婆婆说:要饭呗,还是好人多,有不少给钱哩,俺都攒着哩。 苏眉拿出自己的零食,一盒巧克力,几袋果脯和牛肉干,放在老婆婆面前。 老婆婆说,闺女,恁人真好,俺没牙啦,咬不动,有啥热汤热水给俺倒点就行。 苏眉一阵心酸,泡了一杯咖啡,递给老婆婆。 老婆婆从铺盖卷里拿出一个破茶缸,把咖啡倒进去,用手捧着喝,说道,又苦又甜。 画龙说:大娘,现在都快过年了,要不我们送你回家吧,你们当地的警察只要立案了,就会帮你找孙子。 老婆婆说:他们不给找,俺才找中央,俺是沂蒙山哩,俺给八路军治过伤,烙过煎饼,纳过鞋底子。那一年,有个大首长,骑着马,他和俺说,以后有啥困难,就找中央。俺这么多年,咬咬牙就挺过去了,现在呢,俺里个小孙子丢了,被人抱走了,俺一家人都活不下去了啊,俺就找中央来了。 抗日和解放战争期间,沂蒙山人的奉献精神,全国有口皆碑。在战斗形势极为严酷、物质条件极端艰苦的那个年代里,千千万万沂蒙妇女,付出了巨大的牺牲。新中国的成立是老百姓用独轮车推出来的,沂蒙姐妹和沂蒙红嫂的乳汁哺育过将士的子女。 梁教授对白景玉说:这是一个革命老区来的老人,当年做出的承诺,看来现在要兑现了。 白景玉说:这不符合程序,在法治社会的今天,还有拦轿喊冤这等事,此风一开,门口不知道要跪多少人,特案组不是私家侦探,只负责侦破全国各地发生的特大凶杀案,寻找被拐卖儿童,还是让当地警方负责吧。 老婆婆问道:啥是私家侦探? 包斩回答:就是给钱,帮你找人,调查。 老婆婆解开棉袄,从贴身的夹衣里掏出一个盛放过洗衣粉的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些钱,老婆婆说:为了找到俺家小蛋子,家里的大牛卖了,房子也卖了,给他娘看病花了不少,还有好心人给的,就攒了这么多,都给你们吧,中央,可怜可怜我这个老婆子吧。 老婆婆又要下跪,画龙慌忙扶起,劝她把钱收好。 包斩解释道:老奶奶,我们不会要你的钱,如果要当,就免费当你的私家侦探。 梁教授说:特案组春节假期取消,有人有意见吗? 苏眉说:唉,我从小就是奶奶看大的。要是我丢了,我奶奶肯定也会找我。 画龙说:歌功颂德的春节晚会,不看也罢。 包斩表示愿意牺牲假期,帮助老婆婆寻找孙子。 白景玉说:好吧,你们竟然集体违抗我,我是应该感到生气还是为你们骄傲呢? 、 苏眉联系了老婆婆当地的公安机关,据打拐办公室主任介绍说,近年来,当地有数名男孩失踪,其中就有这个老婆婆的孙子蛋蛋,警方付出了很多努力,一直在寻找,但没有结果,只查到了拐走蛋蛋的是一个中年妇女,有个路人听到那妇女对蛋蛋说“带你去买嘢食买新衫好冇呀,一阵再带你去揾妈妈啦。” 主任说:这是广东羊城那边的方言,但是羊城那么大,又上哪找这么一个小孩子,小孩子还有可能会被卖到贫穷偏远的山区,只有抓到人贩子才能找到被拐卖的儿童,如果被倒卖多次,希望就更加渺茫了。 苏眉要求当地警方把蛋蛋的照片以及案卷资料都传真过来,大家看完后发现,线索极少,难度极大,唯一的一个目击者看到的是人贩子的背影,只听到了一句话。 白景玉介绍说,拐卖妇女儿童犯罪集团化特征明显。一个人独立实施拐卖犯罪,难度较大。通常情况是,有人负责拐,有人负责中转,有人负责卖,形成了一个网络。侦查的办法也不多,抓到人贩子顺着线追,追到买主家。如果侦查断线了,没法查下去,就只能靠摸排来历不明儿童采血比对,找到亲生父母,还有就是公布被拐儿童照片等信息,供群众辨认。侦破一起拐卖儿童案,有的历时数年,辗转很多省市,耗时费力,拐卖犯罪往往跨区域大范围流窜作案,团伙犯罪多,经费和警力都是问题。公安部下属报刊有个寻子栏目,每年都接到大量来信投稿,都是失去孩子的父母写来的信。 白景玉打了个电话,让人送来一叠信,特案组四人看了几封,就再也看不下去了,那些信写的令人肝肠寸断,动容落泪,摘录两封信,内容如下: 乐乐:今天是你离开我们的第十天,妈妈泪流满面,不敢闭眼。从你离开爸爸妈妈的那天起,脑海里全是你回来面对我们的微笑!妈妈多么的渴望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的到来。不知道,你要惩罚妈妈折磨妈妈到什么时候。妈妈天天捧着你的照片在赎罪!妈妈对不起你,没有尽到责任!如果妈妈可以选择的话,真的想让我的心跳停止了。妈妈忍受不了失去你的痛苦!就快要撑不下去了,我亲爱的宝贝。 …… 宝贝,爸爸老了,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这些年过的好不好,我会继续寻找你。 你的生日是1989年12月12日,我给你取了个名字叫江辉。 你的右眼角有一点黑痣,肚子上有颗三角形的红痣,额头上有个指甲盖大小的疤痕,那是你小时候在炉子上磕的,你的血型是B型。 这么多年过去了,虽然你不在父母身边,但是你已经长大了,也许你已经不记得我和你妈妈了,但我对你的一切都记忆犹新,仿佛就是昨天,爸爸一直在想念着你,一直在找你。 我永远也无法忘记1995年8月15日这一天,爸爸没有看好你,五岁的你,被人贩子偷走了。我真后悔,爸爸真后悔,我应该陪你玩,和平常一样看着你在家门口玩,也许就改变我们一家人的命运啊。 你被人贩子抱走时,我恍恍惚惚听见你还叫了一声爸爸,这么多年,我都忘不了啊。 离开爸爸妈妈时,你五岁,现在你快二十岁了。你不知道,你奶奶因为失去了你,先天性心脏病发,离我们而去了。你妈妈也改嫁了,咱不怪她,是我的错,无法弥补。在之后的两个月里,爸爸除了躺在病床上,也不知道能干什么,不知道老天爷让我往哪里走。 后来,爸爸下定决心,我一定要找到你,不论是什么时候,不论你被拐买到哪里。 这些年来,爸爸走过的地方,就连自己也记不太清楚了。我只记得我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找,到处张贴启事,到处问人,也到处买消息。虽然,你不在爸爸身边,但我能感受你在一天天的长大,只要我到过的地方,我就会到那里的学校看看是否有你的身影。只是,这些事情都没能把我带到你跟前。 其实,爸爸也曾想过放弃。你不知道,有时候,当我发现人海茫茫,毫无方向的时候,我只能喝酒来暂时麻醉一下自己。因为爸爸实在很害怕啊,我的宝贝,只是,爸爸真不知道还能找你多少年。 爸爸老了,身上的钱也早已所剩无几了。虽然亲人朋友都劝我不要再找,我也知道有些人管我叫疯子,但找你,是我过去,现在,以及在找到你之前的唯一目标。 这些信更加坚定了特案组帮助老婆婆寻找小孙子的信心,大家分析认为,人贩子拐走的婴儿主要是用来贩卖,少部分年龄大点的儿童被组织乞讨。小蛋蛋被拐时已经四岁多了,人贩子操羊城方言,这个小孩子在羊城乞讨的可能性极大。特案组决定派人把老婆婆送回家,老婆婆执意不从,非要跟着特案组一起去羊城找小孙子,老婆婆说自己就是要饭也要去,就算死到外面,不找到小孙子就绝不回家。 特案组拗不过她,只好带她一同前往羊城,老婆婆也可以帮忙辨认。 在飞机上的时候,空姐看到这个老婆婆感到有点吃惊,她们大概是第一次见到农村老太太乘坐飞机。空姐问老婆婆喝什么,老婆婆抱着一个鼓鼓囊囊的编织袋,很惊慌的连连摆手说不要。过一会,开始发餐了,老婆婆说自己不饿,空姐就给她倒了杯热水,老婆婆做出一个惊人的举动,她从怀里掏出钱,都是五毛一块的零钱,空姐表示,飞机上的餐饮都是免费的。老婆婆不舍得吃,把配餐放进了编织袋,空姐注意到这个老人编织袋里有很多薯片,是那种很便宜的袋装薯片,大概有几十包。 老婆婆买了很多薯片,这是她的小孙子最爱吃的零食。 特案组和老婆婆抵达羊城,乘坐大巴前往市区,下车后,包斩注意到路边的电线杆子上贴着一张广告,上面的内容,摘录如下: 残疾儿童转让 本人手上有三个残疾儿童: 一、双腿全截,转让费八千元; 二、双臂畸形,转让费六千元; 三、聋哑痴呆,转让费五千元。 他们都有丰富的行乞经验,听话老实,绝不逃跑,现转让使用权,可以捆绑销售,也可以单个转让,如果买一和二就可以送三,因本人有急事要回老家,所以忍痛转让,非诚勿扰。

苏眉说:哪个爸爸会张贴广告转让自己的孩子,用来乞讨呢? 梁教授说:很显然,这是别人的孩子。 包斩说:买二送一,贩卖转让儿童的广告竟然贴在了大街上,真恐怖。 画龙说:如果凌迟需要保留的话,那些拐了小孩,弄残废了,用来乞讨的人贩子绝对够得上这个酷刑。 包斩撕下电线杆上的广告,小心的存放起来。市局并不太远,大家步行前往,一路上看到不少乞丐。在一家超市门口,一个脏兮兮的小男孩抱住了画龙的大腿。 画龙对老婆婆说,大娘,过来看一下,这是不是您的小孙子。 小男孩可怜兮兮的伸出手讨要零钱。 老婆婆打量了一番,摇摇头,将一袋薯片放在了小孩子伸着的手心。 一个妇女躲藏在暗处,她神色惊慌的走过来,抱起小孩子,匆匆离去。 走到一个十字路口,特案组四人和老婆婆注意到,每到红灯,就有一群乞丐蜂拥而上,向过往司机讨钱,其中竟然还有一个头发蓬乱的孕妇,背着一个婴儿。她用又黑又脏的手指敲敲车窗,指指后面的婴儿,指指自己的嘴,啊啊啊乱叫几声,然后双手作揖,乞讨钱财。 看上去,这个乞讨者是一个哑巴孕妇。 然而,这个孕妇看到后面车上坐着个外国人,她身手敏捷的跑过去,丝毫不像身怀六甲的样子。哑巴女人将头探进车里,竟然说话了,一开口还是英文,“Hello!money!”她的声音有点嘶哑,好像嗓子里堵满了灰尘,不停地说这两个单词。车里的外国男子微微一笑,递给她一张百元大钞。 以往的案子都是当地警方请求特案组协助,而这次,特案组要求助于当地警方。 市局一把手接待了特案组,听完来意之后,一把手表示会大力配合。他调出一部豪华房车供特案组使用,在机关招待所定了五个房间。一把手介绍说,羊城有大量的职业乞丐,根据调查,目前羊城市露宿街头的流浪乞丐主要在中心城区,相当一部分是年老的长者。约10%属疑似精神病人和智力残疾人员,主要集中在蓝沙、从华、曾城等区域。乞讨儿童,主要集中在月秀、栗湾、天和等中心城区,超过一半的孩子也捡垃圾,商业区、旅游景点、车站是他们的聚集地。羊城粤西还有一个乞丐村,那里的乞丐和上班一样,早出晚归,职业乞讨。 一把手打电话叫来一个片警,他向特案组说,这个小马就负责乞丐村的治安管理,也熟悉流浪乞丐儿童的收容救助,由他来协助特案组工作。 画龙生气的说:片警,什么意思?我们大老远来了,你就给我们安排这么一个货? 一把手为难的说:今天都大年二十六了,警察也得过春节啊,毕竟都忙了一年了,不少民警都放假了,现在实在是调不出更多的警力,还得维护春节治安,为全城百姓创建一个安定祥和的环境。打击两抢一盗,消防,交通,安保,哪项工作都比寻找一个小孩子重要啊。 梁教授表示理解,市局门前突然出现一群人,闹哄哄的展开横幅,这是一群讨薪的民工。 一把手拉上窗帘说,看见了吧,春节临近,事情太多了,你们先住下,过了年再说。 片警小马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男人,他对市局交给他的工作显出一副不耐烦的样子,他开车载着特案组四人和老婆婆前往市局机关招待所,一路上,他不断的用当地方言破口大骂。梁教授决定,不住招待所,特案组直接住进乞丐村。 片警小马嘟囔一句,你们,脑子秀逗了! 想要观察深渊,必须跳进深渊。 想要了解乞丐的生活,就要深入他们的巢穴。 羊城有很多城中村,这是都市里的村庄,各种贫苦彼此为邻。三教九流都聚集在这里,城中村是一个小社会,并不位于边缘,就像城市的烂疮和毒瘤,人员庞杂,治安混乱。有数据显示,羊城治安犯罪案件80%是外来人员所为,而这些嫌疑人有90%居住在城中村。 这里是中国的贫民窟,脏乱,阴暗,逼仄,混乱,到处都是握手楼和接吻楼,即使正午也不见天日,两栋旧楼的夹缝间,一缕阳光都是如此奢侈。 这里就是江湖,在城中村,没被偷过是不正常的。除了盗窃,还有专门敲诈的烂仔,他们向商铺收取保护费。城中村里还有两样兴盛的职业,一种是提供地下赌博活动的档口,另一类就是在发廊在街上拉客的小姐。在这种藏污纳垢之地,黑帮林立,帮派众多,盗窃、抢劫、诈骗、强迫卖淫、拐卖人口、赌博,黑公话、假币、假发票……每天都在发生。 片警小马在乞丐村找了一个三室一厅的旧房子,作为特案组的临时住所。在城中村,这算是非常好的房子。小马离开前,留下了自己的电话,他所在的派出所离此不远,出于安全考虑,房车也停在派出所院里。小马叮嘱特案组四人,不要和陌生人说话,没事不要出门。 片警小马对画龙说:你带的枪,一定要放好。 画龙说:兄弟,你放心吧。 片警小马说:我从来不敢带枪,这里的小偷太多了。 房中家具水电一应俱全,窗外的水泥墙上写着几行标语:不要在此大小便,倒垃圾者丢你老母。狭窄的楼道上方晾着内衣内裤,水滴在行人头上,地面已经潮湿了很多年。特案组简单收拾了一下,虽然情绪有点沮丧,但是这破房子让他们有了一丝家的感觉。 画龙看着窗外,想起了很多往事,他对这个城市很熟悉,他潜入过羊城贩毒组织内部,在火车站广场教训过小混混,打过黑市拳,在一栋闹鬼的旧楼里住过一段时间。他还记得那栋楼下的常春藤疯长,爬到电线上形成一道绿色的瀑布,过往行人要用手拨开垂下来的枝蔓。 苏眉说:看来,咱们要在这里过年了。 老婆婆说:这里可比俺家好多了,晚上,俺给恁包饺子,这不快过年了,都得吃水饺。 包斩说:过了年,当地的警察也不一定帮忙找,他们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 梁教授说:如果连一个小孩子都找不到,我们还叫什么特案组。 特案组只有四人,再加上一个老婆婆,人海茫茫,上哪里去找一个小孩子。 画龙说:有一个人,或许可以帮我们。 、 梁教授:谁? 画龙说:黑皮,黑道上的一个朋友。 羊城有不少黑帮团伙,火车站和汽车站盘踞着一些黑恶势力,经过几次大规模火拼,一个叫邹光龙的人成为黑帮老大。黑皮本是邹光龙手下的一个马仔,一个黑市拳拳手,画龙曾经和黑皮打过一场黑市拳拳赛,俩人功夫不相上下,结为挚友。邹光龙被捕入狱后,黑皮名声渐响,取代了黑帮老大的位置,控制了羊城的客运行业。 画龙说:如果黑皮肯帮忙,动员整个城市的出租司机寻找小蛋子,那么希望就会很大。 苏眉说:真是讽刺啊,咱们警察要求助于黑社会? 包斩说:当地的警察,不管事啊。 画龙说:有的警察,想打就打,想骂就骂,伸出手就要钱,和黑社会有什么区别,我操,就把咱们扔这儿了,黑道上混的还讲究江湖义气呢! 梁教授决定动用一切社会力量,画龙和包斩去找黑皮寻求帮助,苏眉负责联系当地的志愿者协会和义工组织。2007年,一对夫妇建立了一个“宝贝回家寻子网”,专门帮助被拐卖的、被遗弃和走失的、流浪乞讨儿童回家。这是一个不收取任何费用的社会公益团体组织,很快在全国各地建立起志愿者协会,千千万万的爱心人士默默的奉献,已帮助168个家庭团聚。 该网站创建者名叫张宝艳,2009年感动中国十大人物,荣获十年法治人物奖。 我们应该记住这个可敬的名字! 苏眉通过张宝艳联系上了羊城当地的志愿者协会,会长是一个女大学生,竟然也住在这个乞丐村。特案组立即将她请了过来,这个女大学生名叫阿朵,戴着一副近视镜,患有抑郁症,沉默寡言,但是极有号召力,她所在的志愿者协会已经发展成500名会员的大型公益组织。 阿朵问老婆婆:你需要多少人? 老婆婆没有说话,再一次下跪。 阿朵说:好吧,500人,明天我动员所有志愿者全部走上街头。 阿朵的家就在这个乞丐村,她目睹过大量的悲惨景象。一年前,她偶然看到一起惨无人道的虐童案件,从此,她开始关注被拐卖的儿童,做了一名志愿者。那天,阿朵喂养的猫跑到了邻居家的阳台上,阿朵去找猫,无意间窥视到了地狱般恐怖的一幕。 邻居家有五个人,一个老乞丐,一个中年妇女,一个长发青年,还有两个小孩子,看上去就像一家人。两个小孩子都在哭着喊妈妈。 旁边站着一个妇女,叉着腰说道:我就是你们的妈妈。 小孩子嚎啕大哭说:你不是,你不是,我要妈妈,我想妈妈。 老乞丐恶狠狠的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再哭,我喝你的脑子。 那个长发青年,拽过来一个小孩子,动作粗暴的按在地上。 另一个小孩用惊恐的眼神看着他。 长发青年微微一笑,说道,转过去,不许看。 小孩子吓得用手捂住了眼睛。 长发青年用一只脚踩住地上那个小孩子的胳膊关节,握住手腕,用力一掰,只听的咔嚓一声,小孩疼的嚎叫一声,昏死过去,他硬生生的将小孩的胳膊掰的骨折了。 长发青年若无其事似的甩了一下头发,说道:下一个。 、

本文由太阳2app下载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二十七章,杀人部落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