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热门关键词: 太阳2app下载,官网娱乐

小说

当前位置:太阳2app下载 > 小说 > 众寨主兵屯马尾江,锺太保败阵而回

众寨主兵屯马尾江,锺太保败阵而回

来源:http://www.db-pg.com 作者:太阳2app下载 时间:2019-09-19 23:09

且说蒋爷回来,把印交给展爷,南侠接来一看,说:“蒋四哥,你不是这等疏忽之人哪,你也久在开封府伺候相爷,来往行文书稿用印时节你也在旁边瞅着。”蒋爷问:“到底是怎样?”展爷说:“假的。”众人皆是一怔。蒋爷说:“我终日打雁,被雁啄了眼了!见桌上放着印,我就拿起来,几乎没叫人家看见。也罢,事已至此,我今天晚上再去一次。”艾虎说:“还是我们大家跟着。”蒋爷说:“不用了,晚间要去,就是我只身一人。”蒋爷心中纳闷,又一看那印上篆文,忽然心中明白了,对艾虎说:“你看见朝天岭他们屋中所坐之人没有?”艾虎说:“看见了。”蒋爷说:“里面坐着一个瘦小枯干的文人是谁?”艾虎说:“我看着眼熟,不认得。”蒋爷说:“就是拐印脱逃的臧能。”这一说连艾虎也想起来了。蒋爷说:“这印是南阳府的印,也不是假的。此事怪我疏忽,拿的时节应当瞧瞧才是,皆因那个玉仙醒悟的太早,我得着印就蹿出来了。”蒋爷又一翻眼说:“是了,我明白了,这个真印有人得了去了。” 展爷问:“是谁?”蒋爷就把从寨中出来,与大众会在一处,前边有人说话,叫跟着他走,绕山边小路,走了一股便道,出来就是连云岛地面的奇遇讲了一遍。又说:“我们的水衣在那边放着,他拿来给我们放在连云岛的底下,我们换上才回来了,这印准是那个人拿去了。”展爷说:“怎么不通姓名哪?”蒋爷说:“这个人实在古怪。”展爷说:“要是那人拿去,就是今夜再去也是无用的了。”蒋爷说:“别管是他拿去不是他拿去,我今晚上总得去一次,一半看印,一半看看咱们这两个人,若要与他调换,不用说是不行,皆因这内中有个臧能,这小子是个坏人。再说,我们徐良哪里去了?也不见回来,一点音信皆无!”展爷也是着急,惟有阎正芳着急烦恼的利害,丢了一个徒弟,失了一个外甥,又不见了一个门婿。正在烦闷之间,忽见家人进来,在阎正芳耳旁低声说了几句言语。阎正芳说:“不用不用。”徐庆问:“亲家什么事情?”蒋爷、南侠也都问他。阎正芳叹了一口气,说:“我们姑娘听见朝天岭造反,她要与贼人打仗,不然她要上后山。”徐庆说:“那可去不得,再说前边是水,他们怎能过去?”阎正芳说:“她要上她姨夫家绕上后山去,还有一个姑娘哪,是她舅母跟前的。姓郑叫素花,两个人,朝朝暮暮老在一处,大约这又是她们两个人商量的主意。”徐庆本是浑人,有个浑招儿,说:“亲家,我告诉你一个招儿,你就说咱们小子上山去了,姑娘她要去,可怕碰见,姑娘们定然就不去了。”阎正芳一听,这倒有理,立刻叫家人带回信去,依着徐三爷的主意说。 家人走后,大家等待吃早饭。蒋爷是愁眉不展,心中盘算,低着头一语不发。正在这个时候,忽听咕咚咚号炮连声,乡中人报将进来,马尾江来了无数的大船,水中纛旗乱摆,当中一个大座纛旗,四个角上有四个字,是君山太保,当中有个白月光儿,内中写着一个锺安。蒋爷一摆手,那人出去。说:“展大弟,这可好了,咱们臂膀来了。”立刻会了大众,带阎正芳连会头一众出了辕门,往东南一看,大小船只,顺于水面,纛旗认标,空中飘摆,船上喽兵全不是喽兵的打扮,一色卒巾号衣,长短器械,鲜明耀眼,光华夺目。长枪一排,全是长枪,短刀一排,全是短刀。一个个威风凛凛,杀气腾腾。正当中是一个大虎头舟,后面有二十只麻阳战船,有二十只飞虎舟,四十只兵船,剩下尽是来往的小巡船。 飞叉太保在大虎头舟纛旗下一张虎皮金交椅上面,端然正坐。要看他这个打扮,实在不透威风,戴一顶方翅乌纱,大红圆领袍,腰束玉带,粉底官靴,面如白玉,五官清秀,三绺长髯,手中捧定令字旗,金批箭,在他两旁,雁翅排开,全都是他君山中各寨的寨主。你道这锺雄,因为何故来到此处?皆因蒋爷等由开封府起身之后,有谏议大夫、八位给事中,连衔具奏,是风闻的折本,襄阳王是时在宁夏国作乱,不久杀奔潼关,潼关乃咽喉要路,请旨调拨君山之人防守潼关,以备不测,请旨定夺。万岁准奏,发帑银二十万,派铁岭卫护卫去宣圣旨,带领帑银二十万,到君山开读。锺雄带领众人迎接圣旨,捧旨官开读已毕。摆香案供奉圣旨,收了帑银。捧旨官告辞,送出君山,然后回来,点派水旱喽兵,传各寨寨主,又叫亚都鬼闻华守山,自己率领神刀手黄寿、花刀杨泰、铁刀大都护贺昆、云里手穆顺、八臂勇哪咤王鍄、削刀手毛保、老家人谢宽、金头蚊谢忠、银头蚊谢勇,水底藏身侯建、无鳞鳌蒋雄这些人,教他们各带衣服器械。水寨中,带领惯习水战的喽兵四百名,旱寨中带四百名。须备一只大虎头舟,二十只飞虎舟,二十只麻阳战船,四十只兵船,各寨的寨主,各行管辖。按五营前后左右中分五哨,五队按五行旗子,金木水火上。东方甲乙木,蓝旗;南方丙丁火,红旗;西方庚辛金,白旗;北方壬癸水,黑旗;中央戊己土,黄旗。到了夜间,换了灯笼,也是按方位的颜色,惟独正北壬癸水可不能使黑灯笼,用白灯笼加黑腰箍儿。浩浩荡荡,直奔潼关而来。到了马尾江,刚要奔潼关,见有报事的,报将进去,说:“启禀主帅得知,对面江岸上,有展大人、蒋大人同众校护卫,连本地三千户的练长,求见主帅。”锺雄当即传令,预备巡船。说:“请!”。 一声令下,靠船三声炮响,每船上六棒锣鸣。水路行船,行五坐六,茶三饭四。船开之时,是五棒锣,靠船之时是六棒锣,喝茶是三棒锣,吃饭是四棒锣。若要齐队是掌号三遍。队伍不齐,按军法施行。打上仗是擂鼓,撤队是鸣锣。变化各样阵势,全仗着掌号的调队,也是一字长蛇、二龙归水、三才、四门、五行、六合、七星、八卦、九宫、十门斗底。那君山的兵丁,素常演练的阵式是刀斩斧齐,全都是锺雄亲自训练的,一个个兢兢业业,皆因他法令森严,违令者立斩,绝不宽恕。其中单有老家人谢宽,训练的一百人,叫飞腿短刀手,可不会演阵,全是高来高去,一人敌十之勇,如今带在大虎头舟上,作为是锺雄的小队。刚一靠船。就见巡船把蒋爷众人先接到大虎头舟上,众人上船,南侠、蒋爷、徐庆与锺雄见礼,又与众寨主行礼,然后同着来的众人,一一见礼,不必絮烦。见礼已毕,大家落座献茶。蒋爷一打听锺雄的事情,飞叉太保就把奉旨前来潼关防守的话,细说了一遍。反问蒋爷因何至此,蒋爷也把他们的来历细说了一遍。又问三千户的事情,阎正芳也就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锺雄说:“徐护卫追下人去,难道就不知去向?”蒋爷说:“不知。” 锺雄又问这山里头的地势。蒋爷将怎么损坏滚龙挡的话说了一回。锺雄一听,山路四十里,就不好办理。蒋爷又提山中得来的假印等事。锺雄说:“四老爷打算如何办理?”蒋爷说:“今天晚间,我还是要去。锺雄说:“既然得了一颗假印,他们必有防范,那颗真印,只怕难找。”蒋爷说:“无妨。”又把那带路的人,对着锺雄说了一回,也许是那人已把印得去了。锺雄说:“小弟打算明天与他们开兵打一仗,看看事体如何,逢强智取,遇弱活擒,四大人你看如何?”蒋爷道:“倒也很好。”说毕告辞,仍然用小船把他们渡将过去之后,锺雄写战书,差派水底藏身侯建,驾着一只小舟,拿一枝无头箭,一张弓,直到竹门之下,对准上面喽兵说:“我奉大宋国朝四品客卿招讨先锋之令,前来下战书与你们寨主,定下明日正午,两下开兵打仗,来者君子,不来者小人。”说毕,将箭射将进去,回来缴令。明日打仗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且说朝天岭上失火,把两个印信俱都丢失。玉仙一急,教寨主给她找印,众人追赶了半夜,印也丢了,人也没拿着。玉仙一赌气,上寨东去了。众寨主全都是面面相觑,问臧先生,这事怎么办才好?臧能说:“论说咱们这山寨犹如铜墙铁壁一般,外有滚龙挡,水有中平寨,旱有临河寨,山路四十里,又有墩铺,怎么会有人到咱们这上头来?哎呀!有了。只要把后面拿住的那两个人带过来问问他们,定是他们的余党。”立刻派喽兵到后面,把李珍、阮成带过来。喽兵答应,去不多时,进来回话,说:“大事不好了,李珍、阮成那两人,被人家救出去了,并且杀死我们七个伙计。”王纪先一听,大叫一声,往后一仰,几乎气死。哇呀呀呀的嚷叫了半天,说:“岂有此理!明天与三千户,决一死战!”众人在旁边劝解。 次日,刚才吃毕早饭,忽听山下连声炮响。喽兵过来报说:“马尾江来了许多船只,是君山飞叉太保锺雄,准是替大宋国前来与我们开兵打仗,特来报知。”王纪行先一摆手,喽兵出去。传令要众人至中平寨,亲看来人的动作。大众出来下山,到临河寨上船,奔至中平寨,支上千里眼,往外面观看。就见那边船只,刚靠马尾江的东岸。王纪先见那边,齐齐整整纛旗飘扬,船上的人,虎视昂昂,耀武扬威。王纪先看毕,暗暗的摇头。与众人说:“你看他们君山,水旱八百里,真乃是名不虚传。”正在议论之间,忽见有一只小舟,扑奔竹门,把话说完,将那支箭射将进来,上面绑定战书。喽兵捡拾过来打开,教臧先生读了一遍,原来是定下明日正午,两下里要开兵打仗。王纪先说:“好,明日立午,与他们决一胜负!”喽兵告诉了侯建。侯建驾船回来,上虎舟回禀锺雄,将下战书,他们的回言说了一遍。到了次日早晨,用了早饭,暗暗将密令传将下去,然后三声炮响,将二十只麻阳战船列开,四十只兵船,分于左右,当中的大虎头舟上,锺雄披挂齐整,于捧令旗令箭。四员偏将,两旁站立。 后面是八臂勇哪咤王鍄督押后队,在二十只飞虎舟上。众船只离竹门约有一里之遥,刚要派人过去讨战,忽见里面三声大炮,竹门一开,一行行,一溜溜,一对对,一排排,从里面出来了许多船只。当中是一只龙头凤尾的舟船,里面是大寨主王纪先,两旁四只大船,一只是王纪祖,一只是入河太岁杨平滚,一只是廖习文,一只是廖习武。就是杨平滚那只船上,身后站着四员偏将,余者也是兵船,惯习水战的,俱都是身穿短袄,花布手中缠头,全是二十多岁,年力精壮,一排长挠钩,一排钩镰枪,一排分水钩,一排双手刀,透着威风杀气。王纪先见锺雄,四凤亮银盔,烂银抹额。两朵素绒桃,后面单有一朵朱缨飘洒。穿一件冰凌刻丝鱼鳞甲,九吞八扎,内衬素罗袍,上绣朵朵团花,下绣海水姜芽。狮蛮带八宝攥成。肋佩纯钢二刃双锋宝剑,绿鲨鱼皮剑匣,金什件,金吞口,蓝挽手走穗飘垂。前后护心镜,光华灿烂,遮枪挡箭,犹如雨注秋水漾清泉。绊甲绦九股攥成。背后五根护背旗,白缎地上绣金龙,被风一摆,旗尖乱动。脊背后单有一个皮囊,插着八杆飞叉,叉头宽够三寸五,叉杆长有六寸,叉杆上拴着一个红绢子条儿,在两肩颈旁边飘洒。来人并不知是什么对象,若要用它,一回手把叉抽出来,打出去百发百中,来人就得受伤。故此人称他是飞叉太保。再瞧下面,当中是鱼踏尾片片龙鳞,两扇征裙遮住马面,白缎子底上绣团花,大红中衣,五采花战靴橙于足下。身高七尺,面如团粉,眉清目秀,鼻直口阔,大耳垂轮,三缕长髯。左手抱定令字旗、令箭。身后一人,捧定一杆五钩神飞亮银枪。左有黄寿、杨泰,右有贺昆、穆顺,俱是手提大刀,一个是青龙偃月刀,一个是钩镂古月象鼻刀,一个是大砍刀,一个是三尖两刃刀。王纪先一见,暗暗夸奖。锺雄看王纪先,大红缎子扎巾,赤金抹额,大红缎子箭袖袍,绣大朵团花,半副掩心甲,狮蛮带,肋佩钢刀,面似姜黄,红眉金眼,一部黄胡须。身后一人,与他扶着一支巨齿金钉狼牙槊,手中也并没有令旗、令箭。船两边站着些喽兵,是王纪先的小队,一排短刀手。 二船相隔不远,锺雄早就抱拳带笑说:“对面来的,敢是朝天岭的王寨主爷吗?请了。”人讲礼义为先,树讲花果为原。王纪先见锺雄满面春风,一团和气,不能这一见面就要打仗,也说道:“请了,前面敢是君山的寨主?寨主请了。”锺雄说:“久闻王寨主之大名,如雷贯耳。你居住朝天岭,称孤道寡,任意逍遥。如今你归顺王爷,大事一败,玉石皆焚。依我的金玉良言,急流勇退,保住身家性命,也不失朝天岭的所在。倘若痴迷不醒,大事一败,悔之晚矣。你若要受万岁爷的招安,我作个引见之人,阖山的喽兵归降大宋,那才称得起是知时务者,日后可以挣个荫子封妻。”锺雄话言未了,王纪先一听,气满两肋,说:“好锺雄,满口乱道!你也受过王爷的厚恩,可惜王爷失了眼力。按说王爷待你可也不薄,一旦之间归降大宋,怕死贪生,你怎么对得起王爷千岁?你今日既敢前来,咱们决一胜负。” 锺雄说:“你作贼下之贼,我用好言相劝,你是善言不听,悔之晚矣。”王纪先说:“不用饶舌。”就见那船往前走动,回手接他的狼牙架,两只船头已经临近。锺雄一回手,就把飞叉拿将过来,对着王纪先就是一叉,听见嘣一声,正中在胸膛之上,那叉当啷一声,撞将回来,掉在船板之上,把锺雄吓了一跳。一回头叫人预备五钩神飞枪。当时往下传令,顷刻间鼓声大作,所有的船只,一齐走动,画鼓频敲,各船上一齐动手。锺雄这边一掌号,全都跳入水中,水战的水战,旱战的旱战,顷刻之间,锺雄这里,就打了败仗。君山之人这一败阵,朝天岭的兵将往下追赶。锺雄叫鸣金收兵,朝天岭也就鸣金收兵。皆因有个缘故:君山的策应从两旁出来,往上一攻,八臂勇哪咤王鍄,带领了二十只飞虎舟,前一排四十人,全是搬山弩箭,净打朝天岭船上之人,后一排四十人,全是小梢弓无羽箭,往水内射朝天岭水内之人。朝天岭这才鸣金收兵。所有水内之人,朝天岭的人奔西,君山的人奔东。朝天岭的兵,俱奔竹门,一查点,寨主一名没伤,喽兵之内,共死去二十余名,除此之外,有十几个受伤的,全入中平寨去了。众人俱都欢喜,把宁夏国五百名兵留在中平寨,乜云鹏也留在中平寨,大寨主、二寨主仍然奔大寨,下令犒赏喽兵,就不把君山之人放在眼内了。 再说锺雄收兵之后,聚集众寨主,查点数目,死了十几个喽兵,受伤的数十个,就在船上养伤,众家寨主俱都不愿意,说:“这一战总是赢他一阵为是,这一来挫损军威,岂不被他们朝天岭之人洋洋得意?”锺雄微微一笑说:“你们焉能知晓,用兵之计,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原来这朝天岭打这一仗,锺雄先下一道密令,许败不许胜,众人俱都不解其意。忽有人进来通报,蒋四大人求见。锺雄说:“请!”蒋爷进来,同着南侠、金枪将于义、金铛无敌大将军于奢。原来打仗之时,蒋爷同南侠、阎正芳等一干众人俱在岸上,瞧见的明白。胡小纪、邓彪、胡列三个人,钻入水中,抢上朝天岭的三个喽兵去。大众见君山打了败仗,依着艾虎、冯渊、白芸生、卢珍、韩天锦、于义、于奢、刘士杰这些人,要抢朝天岭的船,帮着君山打仗。蒋爷把他们拦住说:“这是锺雄用兵之计,你们不可下去。” 后来见鸣金收兵,大众回三千户,到庙里,胡小纪、邓彪、胡列换衣襟,把三个喽兵捆上带进来,蒋爷问话。蒋爷见三个兵丁,水淋淋的衣服,倒捆二臂跪在地下,苦苦的哀告求饶,蒋爷说:“只要你们三个说了实话,饶你不死。”三人异口同音说:“我们不拘什么言语,只要我们知道的,不敢隐瞒。”蒋爷说:“你们寨中那个东方玉仙,前天夜间,拿出来的那一个开封府印,到底丢失了没有?”喽兵说:“不但那一个印,连臧知府的印,全都丢失了,到如今也不知晓是什么人盗去。”蒋爷又问:“还有我们两个被捉的人,在你们寨中,是死了还是活着哪?”喽兵说:“被捉的那二位,更可怪了,本打算要与你们调换,不料就在丢印的那一夜间,把两个人全部丢了,并且还杀死我们七个喽兵,至今也不知道是谁?”蒋爷一听,暗暗欢喜,对着阎正芳说:“大哥听见了没有?这你可放心了罢,定是叫咱们自家人救了。可不知是谁?”阎正芳也是欢喜。蒋爷心生一计,同着南侠,与于义、于奢带着三个喽兵,出庙奔水面,叫船只渡将过去,上大虎头舟,见锺雄细说拿住喽兵之事。锺寨主一闻此言,当时叫人,将拿住的喽兵带将进来,细问山中道路,问明之后,把喽兵囚在后船之上。锺雄与蒋四爷,耳边低声议论打朝天岭的主意,非如此如此不能成功。蒋爷大笑,说:“好计,好计。”要问议论什么主意,且听下回分解。

本文由太阳2app下载发布于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众寨主兵屯马尾江,锺太保败阵而回

关键词:

上一篇:续小五义

下一篇:没有了